1815年,寶璣大師父子獲任命為「法國皇家海軍御用製表師」,以此榮耀為延伸,寶璣的Marine系列是鐘錶精湛工藝的展現,更是精密計算、精準走時的象徵。
History
在沒有電子儀器的時代,一枚精準可靠的航海天文鐘是茫茫大海上唯一能夠幫助水手們掌握經緯度所在的導航裝置,當時的航海精密時計涉及極為精深的專業科學知識,必須通曉天文學各範疇的發展,才能將之應用於地理、導航與測量等方面。
 
1814年,法國國王路易十八委任亞伯拉罕-路易.寶璣為巴黎經度局(Bureau des Longitudes)的成員;1815年,寶璣大師再被任命為「法國皇家海軍御用精密時計製造師」,這是製表師所能贏得的最高殊榮,同時也意味著肩負國家責任。寶璣不僅製作許多的航海精密時計,並打造出當時最為精密的時差錶款。
 
1814年,法國國王路易十八委任亞伯拉罕-路易.寶璣為巴黎經度局(Bureau des Longitudes)的成員;1815年,寶璣大師再被任命為「法國皇家海軍御用精密時計製造師」,這是製表師所能贏得的最高殊榮,同時也意味着肩負國家責任。寶璣不僅製作許多的航海精密時計,並打造出當時最為精密的時差錶款。
基於航海精密時計的源起,Marine系列的功能與此緊緊聯繫。系列大作Marine Équation Marchante 5887的時差功能,能夠更為精準地計算時間。
Equation
of Time
時差是指平均太陽時(即我們通常使用的24小時制鐘表時間)與真太陽時(隨地球的不規則軌道圍繞太陽旋轉而變化)的時間差。例如:11月3日的平均太陽時比真太陽時慢16分鐘,而2月12日則要快14分鐘。兩者雖然只有數分鐘之差,但如何精確測量對於天文學家以及領航員卻是極為重要。
Complications
嶄新的Marine Équation Marchante 5887屬於Grand Complication款式,具備持續運行的時差功能、萬年曆、陀飛輪裝置以及動力儲備顯示。
Your browser doesn't support SVG
Marine 5887
5887訴說著繼承自海洋精密時計的製表傳統,內載機芯配備的矽質游絲與擒縱,則是現代研發科技的成果。
萬年曆
位於10時至11時、1時至2時位置之間的視窗,分別顯示星期、月份和閏年,日期由船錨圖案的逆跳指針指示。
動力儲備
Marine Équation Marchante 5887具有80小時動力儲備,由鉑金擺陀上鍊。動力儲備顯示於7時至9時之間。
陀飛輪
鈦金屬框架的60秒陀飛輪,內置備有矽製游絲的寶璣式擺輪,由581DPE型自動上鍊機芯驅動,振頻4赫茲。
時差
飾以琢面金色太陽的指針可直接讀取太陽分,該設計由差速齒輪驅動,其機械運作呈現太陽的位置軌跡。
5887
萬年曆
動力儲備
時差
陀飛輪
Craftmanship
波浪紋機鏤刻花
亞伯拉罕-路易.寶璣是為表盤添加飾紋的第一人,今日寶璣延續這項傳統,以專用機器為金質表盤進行手工鐫刻。全新Marine Équation Marchante 5887的表盤飾有此一錶款獨有的「波浪紋」機鏤刻花圖案,湛藍的色彩以現代風格的簡明線條勾勒浪花圖案。
機芯華麗金雕
透過藍寶石水晶錶背,機芯的細緻雕刻清晰可見。陀飛輪表橋的細小空間刻上精緻字體,夾板鐫刻法國皇家海軍一級戰艦Royal Louis的華麗金雕;呼應航海定向的精神,發條鼓並飾有風向玫瑰航海羅盤圖案,均展示着寶璣對航海計時的重大貢獻以及品牌工匠的巧手工藝。
Marine系列以剛毅的運動設計傳達寶璣理想的製表理念,以滿足現代消費者講求舒適、實用及時尚的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