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ROGUIDES29 SEP. 2021

錶壇動態

以《戴珍珠耳環的少女》入作:江詩丹頓閣樓工匠西敏寺鐘聲自鳴報時懷錶Tribute to Johannes Vermeer

HOROGUIDES29 SEP. 2021
以《戴珍珠耳環的少女》入作:江詩丹頓閣樓工匠西敏寺鐘聲自鳴報時懷錶Tribute to Johannes Vermeer

HOROGUIDES29 SEP. 2021
錶壇動態

以《戴珍珠耳環的少女》入作:江詩丹頓閣樓工匠西敏寺鐘聲自鳴報時懷錶Tribute to Johannes Vermeer

HOROGUIDES29 SEP. 2021

這只懷錶,凝聚著一位藏家的所有想望。江詩丹頓團隊耗時八年,完成這款集卓越技藝與傳統製錶精髓於一體的傑作,傾力實現藏家內心對於時計的渴望。

 

Les Cabinotiers閣樓工匠西敏寺鐘聲自鳴報時懷錶Tribute to Johannes Vermeer,由江詩丹頓閣樓工匠部門根據訂製客人意願特別打造的獨一無二之作,在一段漫長的交流、探索與克服挑戰過程中,打造出全新3761機芯,實現藏家心所嚮往的西敏寺鐘聲;軍官式錶殼底蓋上惟妙惟肖再現荷蘭藝術巨匠Johannes Vermeer於1665年左右創作的名畫《戴珍珠耳環的少女》;雕飾華美的錶殼,吊環上裝飾著兩個手工雕琢的獅首。整只懷錶裡裡外外的所有細節,所有講究,都是依照藏家對於時計的熱誠與渴望來實現。

 

VACHERON CONSTANTIN - 以《戴珍珠耳環的少女》入作:江詩丹頓閣樓工匠西敏寺鐘聲自鳴報時懷錶Tribute to Johannes Vermeer

 

 

江詩丹頓Les Cabinotiers閣樓工匠西敏寺鐘聲自鳴報時懷錶Tribute to Johannes Vermeer/搭載3761手動上鍊機芯/日內瓦印記/錶徑98mm/18K 3N黃金/小時、分、秒、陀飛輪、三問報時、西敏寺鐘聲報時

VACHERON CONSTANTIN - 以《戴珍珠耳環的少女》入作:江詩丹頓閣樓工匠西敏寺鐘聲自鳴報時懷錶Tribute to Johannes Vermeer

軍官式錶殼底蓋上以琺瑯微繪呈現Johannes Vermeer於1665年左右創作的畫作《戴珍珠耳環的少女》。

這只錶從2013年開始研製,負責製作此錶款的團隊,是打造出江詩丹頓複雜功能時計巨作57260的原班人馬,委託江詩丹頓進行此次訂製時計的收藏家表示:「我一直夢想收藏一枚真正的西敏寺鐘聲報時懷錶,以五個音簧對應五個音錘傳遞聲音,並具備大自鳴和小自鳴兩種報時模式,並且採用微繪琺瑯 工藝裝飾。」為此,他們為藏家全新研製出3761手動上鍊機芯-這枚直徑71毫米、厚度17毫米的機芯,包含有806個零件,由陀飛輪精準調節運轉,具備西敏寺鐘聲大自鳴、小自鳴和三問報時功能。

 

VACHERON CONSTANTIN - 以《戴珍珠耳環的少女》入作:江詩丹頓閣樓工匠西敏寺鐘聲自鳴報時懷錶Tribute to Johannes Vermeer

 

陀飛輪設於機芯下半部分,透過錶底蓋可欣賞到這一精巧裝置以每分鐘一圈的速度持續旋轉。機芯配備了西敏寺鐘聲報時,這是機械結構最為複雜的報時裝置之一,需要五個音簧傳遞聲音,每一個音簧對應一個獨立的音錘控制,由四個齒條帶動著音錘,依次敲擊音簧報時,傳遞出鐘樂聲。

 

VACHERON CONSTANTIN - 以《戴珍珠耳環的少女》入作:江詩丹頓閣樓工匠西敏寺鐘聲自鳴報時懷錶Tribute to Johannes Vermeer

陀飛輪設於機芯下半部分,透過錶底蓋可欣賞到這一精巧裝置以每分鐘一圈的速度持續旋轉。

「西敏寺鐘聲」的名稱源自倫敦西敏寺英國國會大廈鐘樓上的大笨鐘(Big Ben),其報時鐘聲為四小節旋律,由四個不同頻率的音符組成。在大自鳴報時模式下,時計在每個整刻會完整報出刻鐘和小時。在小自鳴報時模式下,整時報出整時時間,整刻則僅報出整刻時間,不繼續報出小時。此外,還可以隨時通過錶殼側面的滑桿啟動三問報時功能,按照刻鐘、分鐘和小時的順序依次報 時。9點鐘位置設有選擇器,提供三種模式選擇:在「響鈴」模式下,時計會如時鐘一般,每逢整刻自動報時;「夜間靜音」模式是特別研發的新功能,在收藏家選定時區後,引入到懷錶搭載的3761機芯中,可在晚上11點至次日早上9點之間自動關閉響鈴模式;在第三種模式「靜音」模式下,報時機制則完全被關閉。此外,懷錶的10點和 11點位置之間另設有一個選擇器,用於切換大自鳴和小自鳴報時模式。3761機芯配備兩個發條盒, 可在大自鳴報時模式下為樂音報時機制提供大概16小時的動力儲存,為時間顯示提供80小時的動力儲存。

VACHERON CONSTANTIN - 以《戴珍珠耳環的少女》入作:江詩丹頓閣樓工匠西敏寺鐘聲自鳴報時懷錶Tribute to Johannes Vermeer

此懷錶搭載江詩丹頓全新研製的3761手動上鍊機芯-這枚直徑71毫米、厚度17毫米的機芯,包含有806個零件,由陀飛輪精準調節運轉,具備西敏寺鐘聲大自鳴、小自鳴和三問報時功能。

機芯的每一個細節都一絲不苟,完全以手工裝飾打磨,盡顯製錶傳統精髓。擺輪板橋通體飾以精美雕飾;機芯板橋用鑽石膏打磨出鏡面拋光效果;夾板經過電鍍處理,並以日內瓦波紋裝飾,呈現出柔和的香檳色調。每一處細節都盡顯高貴的製錶傳統精髓。

 

VACHERON CONSTANTIN - 以《戴珍珠耳環的少女》入作:江詩丹頓閣樓工匠西敏寺鐘聲自鳴報時懷錶Tribute to Johannes Vermeer

機芯的每一個細節都以手工裝飾打磨。

早在這一個訂製項目啟動時,藏家就表明希望委由琺瑯藝術大師Anita Porchet採用微繪琺瑯工藝在軍官式錶底蓋上再現Johannes Vermeer的名畫《戴珍珠耳環的少女》。要在直徑98毫米的範圍內微縮再現名家之作的精妙,實屬不易,最終成果確實淋漓盡致地展現了微繪琺瑯這項傳統藝術工藝的不朽魅力。

 

VACHERON CONSTANTIN - 以《戴珍珠耳環的少女》入作:江詩丹頓閣樓工匠西敏寺鐘聲自鳴報時懷錶Tribute to Johannes Vermeer

《戴珍珠耳環的少女》畫像由琺瑯藝術大師Anita Porchet採用微繪琺瑯工藝入作。

要將精美藝術濃縮於錶盤上,需要極為耐心細緻,僅僅是在少女的頭巾上填塗一層釉料,就要耗時兩周。為了重現原作微妙的色彩層次,僅黑色就需由七種不同色調的釉料精心調配而成。此外,每上一層釉料便需入爐燒製一次,需在爐內反覆燒製20次左右,才能達到釉彩固色的效果,過程中沒有重新修改調整的機會。整個微繪過程歷時七個月之久。此外,懷錶的主錶盤採用大明火琺瑯工藝,呈現出溫潤的蛋殼色,與藍色琺瑯羅馬數字時標相映生輝。

 

VACHERON CONSTANTIN - 以《戴珍珠耳環的少女》入作:江詩丹頓閣樓工匠西敏寺鐘聲自鳴報時懷錶Tribute to Johannes Vermeer

畫面中的黑色由七種不同色調的釉料精心調配而成,唯妙唯肖地傳達如同原作般的深邃美感。

錶殼側邊的精美裝飾帶有由茛苕葉和鬱金香花組成的圖案,外緣環飾一圈宛如「珍珠」的雕刻圖案,藉此向Vermeer這幅傳世名作致意。這些細緻的雕刻圖紋,由江詩丹頓雕刻大師逐一完成,過程中需先用劃線器勾勒出裝飾圖案的輪廓,在圖案周圍用雕刻刀以平雕手法,鑿刻出內凹的背景空間和層次感:隨後對 切面和邊緣線條進行打磨拋光,並運用細線雕刻技法,突顯陰影和細節。最後經過一點點的精細雕刻,突顯啞光與拋光表面的對比,令圖案更加清晰。

 

VACHERON CONSTANTIN - 以《戴珍珠耳環的少女》入作:江詩丹頓閣樓工匠西敏寺鐘聲自鳴報時懷錶Tribute to Johannes Vermeer

 

VACHERON CONSTANTIN - 以《戴珍珠耳環的少女》入作:江詩丹頓閣樓工匠西敏寺鐘聲自鳴報時懷錶Tribute to Johannes Vermeer

錶殼側邊裝飾帶飾以茛苕葉和鬱金香花組成的雕刻圖案。

吊環上所雕飾的一對雄獅,猶如精巧的藝術雕塑,唯妙唯俏地昂首咆哮。雄獅由一整塊金材質雕琢而成,在原材料上進行雕刻前,需先製作出多個3D立體列印模型,確定最合適的尺寸。兩頭獅首非常神似,僅鬃毛略有差異。雕刻大師首先會用銑刀粗略地雕出獅首的輪廓,然後用不同的雕刻刀進行更細緻、精準的刻畫;隨後採用特定工具,交替呈現出緞面、啞光、拋光等豐富的紋理細節,有時還需要專門製作工具。歷經五個月,這枚懷錶最終得以充分展現出雕刻與雕塑藝術的細節美感。

 

VACHERON CONSTANTIN - 以《戴珍珠耳環的少女》入作:江詩丹頓閣樓工匠西敏寺鐘聲自鳴報時懷錶Tribute to Johannes Vermeer

吊環上的獅首雕塑,兩相神似,但不盡相同,雕工精湛,猶如袖珍雕塑藝術。
文章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