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璣2020巨作|Classique Double Tourbillon 5345鏤空雙陀飛輪

Toby Chang6 OCT. 2020
錶壇動態

寶璣2020巨作|Classique Double Tourbillon 5345鏤空雙陀飛輪

Toby Chang6 OCT. 2020

BREGUET寶璣2020再獻錶壇巨作:Classique Double Tourbillon 5345全新鏤空雙陀飛輪。腕錶糅合精密機械與非凡美學,機芯採雙陀飛輪;陀飛輪透過中央差動裝置,使夾板展現旋轉美態。腕錶的每項零件均經過手工裝飾、精雕,底蓋鐫刻「House on the Quai」,為位於巴黎的建築物「鐘錶堤岸」,是亞伯拉罕·路易·寶璣先生(Abraham-Louis Breguet)畢生創作時計的地方。

 

寶璣2020巨作|Classique Double Tourbillon 5345鏤空雙陀飛輪
Classique Double Tourbillon 5345 Quai de l'Horloge鏤空雙陀飛輪腕錶 錶徑46mm、鉑金錶殼/588N型手動上鍊機芯/時間指示、雙陀飛輪/50小時動力儲存/限量4只

寶璣於有限的範圍內,創造了一個看似違反物理定律、複雜卻又和諧的空間。整個機芯猶如精緻的雕刻一樣全然呈現眼前,機芯圍繞軸心運行,每12小時旋轉一圈。機芯由兩顆獨立的陀飛輪驅動,兩顆陀飛輪皆為每一分鐘旋轉一圈。如此,連結陀飛輪的調節裝置會運轉兩周,而此陀飛輪支架則延展成為寶璣矚目的藍鋼時針。底蓋鐫刻亞伯拉罕·路易·寶璣先生在巴黎鐘錶堤岸(Quai de l'Horloge)開設的工坊。

 

寶璣2020巨作|Classique Double Tourbillon 5345鏤空雙陀飛輪

錶背鐫刻位亞伯拉罕·路易·寶璣先生畢生創作時計,位於巴黎的「鐘錶堤岸」工坊。 

Double Tourbillon 5345鏤空雙陀飛輪腕錶的時間顯示與原創作品非常相似,精鋼擺輪游絲的末端沿用經典的向上內彎設計,使游絲以同心圓的方式運作。這項設計由寶璣先生親自創作,故此亦有寶璣游絲之稱。時至今天,擺輪游絲仍然以手工製作,並因應不同需要而調整,例如平衡陀飛輪的框架。這些陀飛輪框架採用黑色拋光精鋼,是高級製錶中最高水準的裝飾,現有系列中只有少數作品搭配這款裝飾。

 

寶璣2020巨作|Classique Double Tourbillon 5345鏤空雙陀飛輪

Classique Double Tourbillon 5345全新鏤空雙陀飛輪的兩個機芯由獨立發條盒驅動,可以獨立運作。

兩個機械機芯由獨立的發條盒驅動,可以獨立運作。然而,兩個振動裝置設有第二組齒輪,按照中央差動速率運行。此雙重動力機制可以決定陀飛輪的平均速率,並讓振動夾板每12小時旋轉一圈。至於分鐘則由經典的中央指針顯示。整個裝置設有特別的系統,可減低齒輪間的遊隙,以確保走時精準。由於設計特別,工程師需要全面檢視手動上鍊機制,而這機制依賴獨立的齒輪系運作。其中一個發條盒設有滑動發條,與自動上鍊腕錶中所使用的相似。當游絲完全拉緊後便會鬆開,直至第二個發條盒上滿鍊,結構設計相當精妙。最後,錶冠採用測力安全系統,可以防止過度上鍊。

 

寶璣2020巨作|Classique Double Tourbillon 5345鏤空雙陀飛輪

 

寶璣於2006年第一次問世的Double Tourbillon腕錶,如今日不設錶盤,向錶迷們全面展現內在機械的美感。線條圓潤的發條盒錶橋別具一格,採用精鋼並呈現「B」字形態。所有零件均經過仔細的手工拋光、倒角和緞面磨砂處理。寶璣著名的機刻雕花工藝在機芯上展現不同的面貌,取代傳統的圓紋打磨。除了可見機芯結構,手工雕刻羅馬數字的錶框內側亦與藍寶石水晶時圈互相呼應。

 

寶璣2020巨作|Classique Double Tourbillon 5345鏤空雙陀飛輪
發條盒錶橋以手工製作精鋼材質的英文字「B」字表現品牌形象。

寶璣2020巨作|Classique Double Tourbillon 5345鏤空雙陀飛輪

全手工的精雕、打磨及倒角工藝,將此作品推向頂級製錶工藝與美學登峰造極之作。
文章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