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ily20 NOV. 2018

焦點話題

珍稀的意義,我定義!H. MOSER & CIE.獨一無二的自製三問陀飛輪鑲鑽版

Emily20 NOV. 2018
珍稀的意義,我定義!H. MOSER & CIE.獨一無二的自製三問陀飛輪鑲鑽版

Emily20 NOV. 2018
焦點話題

珍稀的意義,我定義!H. MOSER & CIE.獨一無二的自製三問陀飛輪鑲鑽版

Emily20 NOV. 2018

「我們有著在面盤上不放品牌標誌的自信,是因為我們的風格,就是最好的辨識度!」H. MOSER & CIE.的首席執行官Edouard Meylan(以下簡稱Edouard),在訪談剛開始就開門見山地為H. MOSER & CIE.下了一個有力的註解。

 
珍稀的意義,我定義!H. MOSER & CIE.獨一無二的自製三問陀飛輪鑲鑽版Edouard Meylan在2013年4月,開始擔任H. MOSER & CIE.的首席執行官,在具有創新思維的他的帶領之下,H. MOSER & CIE.這幾年開始展現歷史悠久的製錶品牌少見的活力和創意。

月前訪港的Edouard,在2013年接掌H. MOSER & CIE.的執行長職務,言談中流露出年輕世代的大膽創新,但回答問題又非常迅速且精準,這樣的思維模式和H. MOSER & CIE.這幾年的品牌走向也不謀而合,看起來簡潔創新,卻又充滿深厚的技術底蘊。

 

珍稀的意義,我定義!H. MOSER & CIE.獨一無二的自製三問陀飛輪鑲鑽版Swiss Alp Watch三問飛行陀飛輪鑲鑽版,連錶側和滑桿都細膩鑲上鑽石,展現和一般版不同的華麗風格。

Edouard現場也帶來今年BASEL發表的Swiss Alp Watch Minute Repeater Tourbillon,而且是鑲嵌方鑽的特別版,全球就只有這麼一只!這是品牌第一枚自製的三問飛行陀飛輪錶款,面盤並非H. MOSER & CIE.近幾年慣用的漸層裝飾,而是幾何圖案的鐫刻,經過雷射加工的手法,在光線的折射下看起來立體而有層次。面盤上依舊沒有品牌名,但Swiss Alp Watch方形的錶殼形狀,加上面盤色彩運用的獨家手法,果然如Edouard所說,沒有Logo卻是最好的宣傳!

 
珍稀的意義,我定義!H. MOSER & CIE.獨一無二的自製三問陀飛輪鑲鑽版雷射鐫刻手法裝飾面盤,幾何圖案在光線折射下更顯立體。

Swiss Alp Watch三問飛行陀飛輪,也秉持H. MOSER & CIE.向來的風格,看起來簡單,但技術層面卻下足功夫。一般圓形三問錶的音簧,自然也是圓形的,但為了長方形的Swiss Alp Watch,H. MOSER & CIE.因應錶殼做了方形的音簧!為了這個方形的音簧,機芯和錶殼的細部結構,都必須重新研究,耗費了超過十年時間終於完成!這點著實令人非常敬佩,願意針對特定款研發出新的技術細節,這是很多量產的大品牌都無法做到(或不願意去做)的決策。

 
珍稀的意義,我定義!H. MOSER & CIE.獨一無二的自製三問陀飛輪鑲鑽版透過錶背可看見C 901自製機芯,夾板上細膩的打磨作工,獨特的方形音簧是H. MOSER & CIE.耗費多年的精心研發成果,展現品牌願意致力研發的製錶堅持。

Edouard補充說,H. MOSER & CIE.向來不以大量銷售、過度行銷為主要導向,更何況講究品質和作工的堅持,使他們無法大量生產。「我們的手錶雖然不是全部標榜限量,但到了某個時機點我們就會停產,對於購買H. MOSER & CIE.的錶主來說,也造就了某種程度的珍稀性。」

 

 
 
 
 
 
 
 
 
 
 
 
 
 
 
 

A post shared by H. Moser & Cie. (@moserwatches) on

 

這次亮相的還有一款限量50只的Pioneer藍面飛行陀飛輪,算是S.I.H.H.前的搶先曝光。如此稀少的數量,似乎也符合H. MOSER & CIE.的口號"Very Rare"。Edouard說其實"Very Rare"指的並非只是數量,而是一種無法被替代的品牌哲學,試圖將H. MOSER & CIE.悠久的歷史以符合時代意義的語彙詮釋,在保存品牌價值之際,又能加入新的元素讓它活化。創新但不失專業,創製出辨識度極高的風格,是H. MOSER & CIE.會一直遵循的方向。

文章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