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疫情蔓延時|《日內瓦鐘錶日2020》化整為零求解套

Nicole Lin3 MAR. 2020
焦點話題

當疫情蔓延時|《日內瓦鐘錶日2020》化整為零求解套

Nicole Lin3 MAR. 2020

對於整個鐘錶產業來說,2020年真的是變數太多的一年。繼從SIHH轉型為Watches & Wonders的日內瓦錶展於2月27日正式宣布停辦,原訂緊接在W&W後於4月30日~5月5日舉行的Baselworld巴塞爾錶展,原本在2月20日還慎重重申會如期開放「目前,巴塞爾錶展的準備工作已全面展開,並採取了所有預防冠狀病毒的預防措施。」未料,也在2月29日決策急轉彎地正式宣佈:基於安全考量,將推延至2021年1月28日~2月2日舉行。

 

就在大家都還在等著參與這兩大錶展的大大小小品牌將透過什麼樣的方式釋出2020年度新錶資訊的同時,另一個讓人想都沒想到的消息出現了-又一場名為《日內瓦鐘錶日2020》(Geneva Watch Days 2020)的全新錶展橫空出世了!寶格麗全球總裁Jean-Christophe Babin昨天剛在瑞士國家電視台宣布了這項消息。

 

當疫情蔓延時|《日內瓦鐘錶日2020》化整為零求解套當疫情蔓延時|《日內瓦鐘錶日2020》化整為零求解套

寶格麗全球總裁Jean-Christophe Babin接受RTS TTC採訪時談到武漢肺炎對製錶業的影響。(畫面來源:RTS瑞士電視廣播公司)

《日內瓦鐘錶日2020》將在4月26日~29日在日內瓦登場,目前已知的參與品牌包括:Breitling百年靈、Bvlgari寶格麗、Gerald Genta、Girard-Perregaux芝柏表、MB&F、Ulysse Nardin雅典表、De Bethune與Urwerk這8個分別來自LVMH集團、開雲集團和獨立經營的品牌。另外,Jean-Christophe Babin在瑞士國家電視台的訪談中也提到:「除了這些品牌,我們目前正在與其他一些重要品牌進行深入討論,包括Chopard和H. Moser&Cie。」同時間亦仍有其他品牌仍在洽談中。

 

《日內瓦鐘錶日2020》將以什麼樣的形式進行呢?著實令人好奇。鑑於瑞士政府在2月28日緊急發佈禁令,至少在3月15日前,暫停所有1,000人以上的公共和私人活動,巴塞爾錶展才會在W&W宣佈停辦後隔一天緊接著延後舉辦時間。儘管展會時間是在4月底至5月初之間,但因為佈展作業即將在3月初開始,屆時將匯集諸多工作人員,不得不以壯士斷腕的態勢做出等同於停辦2020年巴塞爾錶展的決定。

 

那麼,幾乎可說是捉住缺口機會而緊急成軍的《日內瓦鐘錶日2020》,要怎麼在暫停大型活動的前提之下運作呢?答案是,這場展覽將會是一場化整為零的城市巡遊,一種去中心化的展覽概念。

 

當疫情蔓延時|《日內瓦鐘錶日2020》化整為零求解套

日內瓦的標誌性景致-日內瓦湖。

每年的瑞士大型錶展登場時,本來就會有一些依附在週邊舉行的非官方衛星展,搭順風車地邀約那些從全球各國匯聚到瑞士的媒體與買家看看新錶;而《日內瓦鐘錶日2020》所訂出的4月26日~29日這幾天恰好銜接了W&W與巴塞爾錶展的舉辦日期。另外,再根據參展品牌之一雅典表甫發出的官方消息,不難嗅出這樣的風向,「在這些特別的鐘錶日裡,雅典錶興奮地揭幕全新日內瓦精品店,這家店位在鐘錶重鎮中心地帶,距離繁華的羅納河大街僅幾步之遙。這家明亮舒朗的專門店將於4月29日至5月9日間在一樓設置一個展示間,以別出心裁的陳列方式帶出全新系列『Blast』……」,這當中釋出屆時歡迎大家走訪新據點的意味。邀請看展人員前往各品牌分別在飯店內籌劃的展秀等小型活動,將會是《日內瓦鐘錶日2020》的進行樣貌。

 

換句話說,《日內瓦鐘錶日2020》只是把型態上原本零散的衛星展會統一出一個命名,然後站到具有能見度的第一線迎戰。而這個新生的錶展未來將年年舉辦嗎?根據百年靈最新發佈的官方訊息指出,《日內瓦鐘錶日2020》日後並不會成為如同SIHH或Baselworld這樣的常態性展覽,而是面對今年這種非常時期的機動性應變作法,而且也獲得日內瓦州的官方支持。

 

當疫情蔓延時|《日內瓦鐘錶日2020》化整為零求解套當疫情蔓延時|《日內瓦鐘錶日2020》化整為零求解套

 

在這樣的非常時期,大型錶展的辦與不辦之間,涉及到很多層面的問題,最現實的直接衝擊就是收益獲利,不管是對瑞士製錶業來,或對瑞士政府來都是一大損失。《日內瓦鐘錶日2020》的出現,可說是一個不無小補的解套之道,各品牌活動獨立又分立的非集中式型態,恰好可以化解為了防疫不得大型聚會的限制。如此般趁勢轉了個彎的戰略,實在是一個靈活機敏的替代方案,安頓了眼前因為武漢肺炎疫情而不斷生變的原訂排程,也相對顧及到公眾衛生安全這項嚴肅的問題。

文章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