錶壇動態
Winora Li
24 JAN. 2024

祥龍戲珠,傑作再現|PARMIGIANI FLEURIER精心修復Tempus Fugit自動座鐘

Winora Li
24 JAN. 2024
PARMIGIANI FLEURIER - 祥龍戲珠,傑作再現|PARMIGIANI FLEURIER精心修復Tempus Fugit自動座鐘

為了迎接甲辰龍年的到來,今年錶壇可謂精銳盡出,各大製錶品牌所推出的龍年腕錶數量與款式之豐富都是往年所不及的。而在一眾龍年錶之外,還可以看到PARMIGIANI FLEURIER特別修復了2012年所創作的Le Dragon et La Perle du Savoir游龍戲珠自動座鐘,並重新命名為「Tempus Fugit」,一同喜迎農曆新年的到來。

 

PARMIGIANI FLEURIER - 祥龍戲珠,傑作再現|PARMIGIANI FLEURIER精心修復Tempus Fugit自動座鐘

時隔一個12年週期,PARMIGIANI FLEURIER於甲辰龍年到來之前精心修復Tempus Fugit自動座鐘。此座鐘品內含近1,000枚組件,所費工時在5,800小時以上,並由品牌設計師Alexia Stenou所設計。

2012年正值壬辰龍年,當時PARMIGIANI FLEURIER就以「游龍戲珠」、「鯉躍龍門」與「御龍追慧珠」等神話故事為靈感,創作出Le Dragon et La Perle du Savoir座鐘,其內含有近1,000枚組件,所費工時在5,800小時以上,並由品牌設計師Alexia Stenou所設計,驚艷世人。12年過去,在這個將進入甲辰龍年的重要時刻,PARMIGIANI FLEURIER針對這座Métiers d'Art系列的自動座鐘進行精心修復。

 

古董鐘錶修復一直是PARMIGIANI FLEURIER品牌的根基,而以動物形態呈現的鐘錶現在也不常見,足見此座鐘的意義非凡。座鐘上所匯聚的工藝與美學亦令人讚嘆,龍身覆滿麟片,處理最為複雜。據說傳統習俗裡,龍身通常覆蓋117片鱗片,並以36片與81片表示陰陽,這些都能被數字「9」整除。「九」在中國文化中為極多與高貴的象徵,與龍也有著莫大關連,因此在這座鐘上,神龍滿佈著585片鱗片,是一般龍鱗的數倍之多,也同樣可以被「9」整除。鱗片也以天然翡翠點綴,翡翠根據龍的整體設計精選而來,經過設計、切割和拋光等工序後,最後一片片用鉚釘固定在整條龍身上。

 

PARMIGIANI FLEURIER - 祥龍戲珠,傑作再現|PARMIGIANI FLEURIER精心修復Tempus Fugit自動座鐘

品牌設計的神龍擁有585片鱗片,這是一個能被中國尊榮數字「九」所整除的數字。鱗片鑲以天然翡翠製作,經過設計、切割和拋光等工序後,最後一片片用鉚釘固定在整條龍身上。

18K黃金龍鱗以手工鍛造、鑿刻和拋光,其上鑲飾總重277克拉的A級天然翡翠,顏色深淺不一,包括帝王綠、淺綠、白色、黃色、橙色及棕紅色,共有554片龍鱗鑲嵌玉石。龍爪和龍鬚採用實心白金打造,而龍眼鑲紅寶石,龍舌則鑲紅玉髓。慧珠為實心金質球體,環繞著金色火焰,內嵌貴重浮雕寶石,包括白鑽、紅寶石以及橙色和黃色藍寶石。

 

PARMIGIANI FLEURIER - 祥龍戲珠,傑作再現|PARMIGIANI FLEURIER精心修復Tempus Fugit自動座鐘

龍身可見585片龍鱗,部分鑲飾多種天然翡翠,顏色包括帝王綠、淺綠、白色、黃色、橙色及棕紅色。

PARMIGIANI FLEURIER - 祥龍戲珠,傑作再現|PARMIGIANI FLEURIER精心修復Tempus Fugit自動座鐘

代表智慧的龍珠鑲嵌多種珍貴寶石和鑽石,包括白鑽、紅寶石以及橙色和黃色藍寶石,並環繞著18K黃金火焰。

座鐘的底座以無色水晶切割而成,代表鯉魚遊動的河流,其內可見PF670機芯的機械結構。機芯使用鑰匙手動上鍊,上滿鍊後具有八日動力儲存,機芯的主機板和橋板也經手工倒角打磨與珍珠紋和日內瓦波紋修飾。

 

底座上的鍍金銀環標示了12個時辰(1個時辰等於2小時),每24小時轉一次,固定時標刻度亦以翡翠製作,富有古典中華風格。

 

PARMIGIANI FLEURIER - 祥龍戲珠,傑作再現|PARMIGIANI FLEURIER精心修復Tempus Fugit自動座鐘

座鐘的底座以無色水晶切割而成,代表鯉魚遊動的河流,其上鍍金的銀環標識出中國特有的12個時辰,固定時標刻度亦以翡翠製作。

PARMIGIANI FLEURIER - 祥龍戲珠,傑作再現|PARMIGIANI FLEURIER精心修復Tempus Fugit自動座鐘

PF670機芯由鑰匙手動上鍊,上滿鍊後具有八日動力儲存。

PARMIGIANI FLEURIER以當年闡述作品的「Tempus fugit」概念為此座鐘命名,此詞在拉丁文裡解作「光陰似箭」,由此演繹「時光一去不復返」這一主題。自動座鐘上採用了品牌獨立開發的機械結構,龍每小時繞行一圈,不斷追逐著耀眼的寶珠,寶珠則每小時六次自龍爪掙脫。每次龍靠近並即將抓住眼前寶珠的一刹那,寶珠就會機靈地躲開。每當寶珠移動位置,就會「咚」地響起一聲鐘聲以告知時間。它們就這樣連續不斷地上演一幕幕「游龍戲珠」的遊戲,周而復始,妙趣橫生。

 

PARMIGIANI FLEURIER - 祥龍戲珠,傑作再現|PARMIGIANI FLEURIER精心修復Tempus Fugit自動座鐘

鐘上神龍每小時繞行一圈,寶珠則每小時掙脫龍爪的追逐六次。每當寶珠移動位置,報時裝置就會「咚」地響起一聲鐘聲,由此連續不斷地上演「游龍戲珠」的景象。
文章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每月精選文章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