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錶,不僅是一只錶:走進 《Beyond Watchmaking》,走進愛彼

Nicole Lin22 OCT. 2019
焦點話題

一只錶,不僅是一只錶:走進 《Beyond Watchmaking》,走進愛彼

Nicole Lin22 OCT. 2019

聽說,10月是一年當中最適合到東京旅行的時節,涼爽,降雨機率低,為旅人的遊興加分。也難怪每年在東京六本木中城周邊舉辦的藝術設計活動「Midtown Design Touch」,約莫都是在10月至11月初之間舉行。中城原本就是個藝術氛圍濃厚的區域,森美術館、國立新美術館等便座落附近,自2007年起,一到Midtown Design Touch舉行之際,期間限定的公共藝術散布其中;選在這段時間漫步於此,不管刻意安排或隨心所至,都能享受到在舒朗秋意下遇見讓人眼前一亮的街邊景致。

 

一只錶,不只是一只錶

中城裡的芝生廣場(Grass Square)原有一片被綠樹環繞的空地,近日突然有一棟佔地達30 x 45m的偌大木質建築在此拔地而起,原來,這也是Midtown Design Touch 2019的一部分,是由高級製錶愛彼Audemars Piguet所策畫打造的《Beyond Watchmaking》展覽現場。這個展覽的日本官方名稱為「時計以上の何か」,意思是「不只是手錶」;確實,一只夠講究的錶,它本身就承載著製錶文化歷經數百年來才累積獲致的知識和技術,也體現出設計者化想像為真實的創意與美感品味,「時計以上の何か」這個命名,完美地詮釋出一只夠講究的錶背後所蘊藏著的無限深意。

 

AUDEMARS PIGUET - 一只錶,不僅是一只錶:走進 《Beyond Watchmaking》,走進愛彼

 

《Beyond Watchmaking》是一場以藝術與製錶為靈魂的展覽,從展場內部空間到置身其中時所聽到的聲音,都是由藝術家所創作。愛彼邀請到池田亮司(Ryoji Ikeda)為此盛展打造全新作品,其創作過程歷經將來自愛彼錶廠的一萬多筆資料加以拆解再編排重建,呈現出結合數位影像與電子音樂的作品。隨著其作品那難以捉摸的聲音頻率與細膩的視覺畫面,彷彿在觀賞者眼前開啟了一個無邊無界的空間,讓人在不知不覺間就已然浮移在數位太虛之間。

 

AUDEMARS PIGUET - 一只錶,不僅是一只錶:走進 《Beyond Watchmaking》,走進愛彼

首度公開展出的池田亮司作品-視聽裝置〈data.anatomy [給愛彼]〉。
AUDEMARS PIGUET - 一只錶,不僅是一只錶:走進 《Beyond Watchmaking》,走進愛彼展覽入口處,展示著由愛彼委約的池田亮司三部曲的第二變體-即傳說中的data-verse。
 

擁抱傳統的革新者

走入展場,先是一面大幅螢幕投放著池田亮司的作品。再往下走,是一個圓形的展覽空間,以如同錶盤上有12個小時刻度的概念,劃分出12個呈現不同內容的展間,從愛彼的起源開始,一路走到這個錶廠想要展望的方向。現場除了有首度出現的Audemars與Piguet家族族譜,還展出超過150只愛彼的歷來錶款作品,從聯合創辦人之一所打造的一只懷錶(1875年),到2019年最新發佈的Code 11.59;其中一整個展間裡陳列著滿滿的Royal Oak皇家橡樹歷來作品,一舉帶出這個錶廠顛覆當代腕錶趨勢的軌跡以及深不可測的製錶能耐。

 

AUDEMARS PIGUET - 一只錶,不僅是一只錶:走進 《Beyond Watchmaking》,走進愛彼AUDEMARS PIGUET - 一只錶,不僅是一只錶:走進 《Beyond Watchmaking》,走進愛彼

 

製錶傳統與家族,是構成愛彼之所以為愛彼的兩個重要基石。家族這個詞所代表的,是血脈的延續,也是經驗智慧與價值信念的傳承。當今高級製錶領域中少數仍由創立家族經營的錶廠—愛彼,144年來仍能本著忠於在製錶這件事本身精益求精的意志,做自己想做的事,擘展自己想要開創的局面,本著立足在傳統製錶這件事為基石的意志,找出通往未來的方向。

 

AUDEMARS PIGUET - 一只錶,不僅是一只錶:走進 《Beyond Watchmaking》,走進愛彼AUDEMARS PIGUET - 一只錶,不僅是一只錶:走進 《Beyond Watchmaking》,走進愛彼AUDEMARS PIGUET - 一只錶,不僅是一只錶:走進 《Beyond Watchmaking》,走進愛彼AUDEMARS PIGUET - 一只錶,不僅是一只錶:走進 《Beyond Watchmaking》,走進愛彼

 

 

做自己,做第一人

維繫製錶傳統,不代表固守成規或不思變化,就像出生在這個家族的愛彼基金會董事主席Jasmine Audemars所說的,「如何在傳統和革新之間取得平衡?傳統自會帶著你革新。」身為愛彼聯合創辦人之一Jules Louis Audemars的曾孫女,Jasmine Audemars從小就成長在與製錶為伍的環境中,家鄉的親朋好友全都從事製錶相關工作,小小的鐘錶零件在兒時的她看起來是如此神奇,當它們被組合起來之後,就會規律地運轉出所謂的時間,「我以前常去工廠看腕錶,看那些零件,是如何被組裝,如何製作出一枚精湛的作品。對於小時候的我來說,是如此令人著迷。」她回想著說。

 

相對於當前的大環境來說,愛彼的作風算是很做自己。因為維持著家族主導的獨立經營狀態,它可以決定自己要走什麼路。一百多年來,愛彼家族就像是一個位在瑞士汝拉山谷(the Vallée de Joux)裡的烏托邦,用製錶專業的本事,走自己的路。這種做自己,不是因為任性,而是因為相信-「相信自己,相信自己的過去」Jasmine Audemars這麼說,將製錶傳統視做一切發展的根基,就算是要做出一新世人耳目的革新之舉,也是立足在穩紮穩打的製錶本領之上,「傳統非常重要,因為它可以幫助自己對下一步有更多的思考與作為。」

 

AUDEMARS PIGUET - 一只錶,不僅是一只錶:走進 《Beyond Watchmaking》,走進愛彼

愛彼聯合創辦人的曾孫女、現任愛彼董事會主席一職的Jasmine Audemars,目前最常配戴的愛彼皇家橡樹霜金鏤空雙擺輪腕錶。

做自己,這三個字代表的是不照著別人的行為模式有樣學樣。同時,它保有想做什麼就去做什麼的主導權,因為獨立;它的創新不是只靠著混搭新材質這樣的套路,而是依循著最踏實的製錶程序,創作出反映時代、甚而創造時代的作品。

 

當你不是以追隨者的角度在投入某件事情的時候,才能走出不同的路並成為這條路上的第一人,然後被追隨。就好比,愛彼在1972那一年,發表了高級製錶界的第一只不銹鋼腕材質腕錶,憑著皇家橡樹這個招牌在鐘錶世界掀起至今近半世紀的不銹鋼運動錶風潮。此時此刻,不銹鋼運動腕錶的趨勢還正吹得風起雲湧,就連原本風格古典的鐘錶品牌也前仆後繼地推出這類型的錶款,企圖搭上潮流,讓結果直接反應在銷售數字上。然而於此同時,愛彼這個不銹鋼運動錶風潮的領頭羊卻已經開始著眼下一步了。

 

AUDEMARS PIGUET - 一只錶,不僅是一只錶:走進 《Beyond Watchmaking》,走進愛彼

展間Room VIII以皇家橡樹為主題,展出歷來54只皇家橡樹系列作品。

AUDEMARS PIGUET - 一只錶,不僅是一只錶:走進 《Beyond Watchmaking》,走進愛彼

(左)1976年推出的第一只皇家橡樹女錶;(右)皇家橡樹上市30週年紀念錶。 

AUDEMARS PIGUET - 一只錶,不僅是一只錶:走進 《Beyond Watchmaking》,走進愛彼

(左)2015年,皇家橡樹Concept Laptimer舒馬克聯名錶;(右)2018年,皇家橡樹超薄萬年曆RD2。
 

新世代的經典-Code 11.59

2019年,愛彼在SIHH上發表了全新作品Code 11.59。展前發出新聞資料後所得到的首波反饋,不全然是讚譽的聲音,直到大家在錶展中看到實錶之後.......。這只錶乍看之下有著經典正統的模樣,仔細再看,圓形錶殼的側邊藏著八邊形的輪廓,立體錶耳有著截然不同於以往的鏤空狀態,錶盤上的佈局更是細膩講究,單是位在12點鐘下方的「Audemars Piguet」金屬字樣,就花了三年之久才成功拍板。從拋光打磨的手法、字型的表現到整體比例的拿捏,Code 11.59考究地展現出一種捕捉到當下美感品味的韻致。

 

AUDEMARS PIGUET - 一只錶,不僅是一只錶:走進 《Beyond Watchmaking》,走進愛彼

 

Code 「11.59」這個數字所引用的來由-11點59分,好比象徵正處在新時代的前夕,迎接著跨過12點之後的另一個全新起點來臨。Code 11.59的誕生,讓我們彷彿再度看到了愛彼那股做自己的氣魄又來了。就像1972那年一樣,眼前的愛彼正在鋪闢出一條通往鐘錶美學新時代的道路,當這個世界還追逐著愛彼在50年前開啟的不銹鋼運動錶時潮的同時,愛彼已經著手為迎向下一個浪頭而前進了。

 

AUDEMARS PIGUET - 一只錶,不僅是一只錶:走進 《Beyond Watchmaking》,走進愛彼AUDEMARS PIGUET - 一只錶,不僅是一只錶:走進 《Beyond Watchmaking》,走進愛彼

愛彼於2019年發表的全新作品Code 11.59。

 

文章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