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士昕9 NOV. 2020

焦點話題

全面解析,GRAND SEIKO概念機芯 :T0(上)精準之外還要更精準的職人執念

曾士昕9 NOV. 2020
全面解析,GRAND SEIKO概念機芯 :T0(上)精準之外還要更精準的職人執念

曾士昕9 NOV. 2020
焦點話題

全面解析,GRAND SEIKO概念機芯 :T0(上)精準之外還要更精準的職人執念

曾士昕9 NOV. 2020

GRAND SEIKO在創立60週年之際發表的這枚T0機芯,不僅在技術層面是腕錶歷史上的第一枚將陀飛輪與恆定動力裝置remontoir同軸整合的概念機芯,在意義上更是回歸GRAND SEIKO挑戰精準度極限的初衷,運用六十年來累積的製錶技術基礎,進一步挑戰進階製錶工藝的「承先啟後」之作。

 

T0(T zero)的最高精準目標:
保持扭力一致的初始狀態

 

 

GRAND SEIKO2017年品牌正式獨立開始,便確立了「打造國際化高級製錶品牌」的方針。一方面陸續在世界各主要城市設立專賣店,同時成立北美與歐洲的海外分公司積極拓展海外據點。另外在提昇品牌定位方面,除了取消double name logo的面盤改版,以及打造全新雫石工房作為生產據點之外,2020年為GRAND SEIKO創立60週年誌慶的各種紀念錶款,還有全新機芯9SA59RA5,都受到錶友們的相當大的關注。其中,具備全新雙衝擊式擒縱的9SA5,作為品牌下一代的基礎機芯,從工藝到修飾風格都經歷一番可觀的升級,格外受到矚目。不過GRAND SEIKO要帶給大家的驚喜還不僅止於此。就在GRAND SEIKO台北101專賣店開幕的隔天,整合remontoir恆定動力裝置與陀飛輪的全新概念機芯T0  (T zero)正式公諸於世。

 

GRAND SEIKO - 全面解析,GRAND SEIKO概念機芯 :T0(上)精準之外還要更精準的職人執念
T0恆定動力陀飛輪概念機芯,時、分、動力儲存顯示,震頻28,800vph,動力儲存72小時,43顆寶石。
GRAND SEIKO - 全面解析,GRAND SEIKO概念機芯 :T0(上)精準之外還要更精準的職人執念
T0  (T zero)的字母「T」代表「力矩(torque)」,T0即意指扭力尚未隨時間流逝開始變化的初始狀態。

相對於被定位為品牌第三代量產機芯的9SA5,開發時間稍早的T0則被定位為GRAND SEIKO的概念機芯,不僅在技術上促成了9SA5的開發成功,更是作為品牌六十週年「承先 啟後」概念的體現。在傳統文化中,60年為一甲子是時間輪迴的一個循環週期,意味著GRAND SEIKO正處在一個完結與起始的關鍵點,必須先站回原點才能邁入下一個階段的循環。而GRAND SEIKO的起點與初衷,正是站在傳統製錶工藝的角度來尋求絕對精準度。秉持這樣的初衷,GRAND SEIKO運用經60年淬鍊的製錶工藝,持續挑戰傳統製錶的精準極限。由品牌製錶大師川內谷 卓磨(Takuma Kawauchiya)主導設計的T0概念機芯,正是在這個思維下所誕生的作品。

 

GRAND SEIKO - 全面解析,GRAND SEIKO概念機芯 :T0(上)精準之外還要更精準的職人執念
SEIKO產品開發部機芯設計與製錶師:川內谷 卓磨(Takuma Kawauchiya)

以精準度極限的目標作為核心概念,T0分別透過陀飛輪和remontoir恆定動力裝置,來解決地心引力與發條扭力這兩個影響傳統機械腕錶精準度的宿題。而川內谷 卓磨更進一步挑戰工藝極限,將兩者做了前所未有的整合。其中陀飛輪作為地心引力問題的解決方案,這是GRAND SEIKO的第一枚陀飛輪(其實先前還有CREDORFugaku「富嶽」陀飛輪腕錶作為技術背景)。至於運用remontoir恆定動力裝置,解決發條扭力不均進而影響鐘錶精準度的問題,則是這枚T0機芯最重要的課題。在T0這個充滿著濃厚的實驗氛圍的命名,字母「T」代表「力矩(torque)」而不是陀飛輪(tourbillon)的縮寫。在機械工程中,發條釋放產生的力矩隨時間流逝持續變化,T0意指扭力尚未隨時間流逝開始變化的初始狀態。發條扭力不均問題的解決方案有不同的設計邏輯與機械結構。而川內谷選擇採取remontoir的理由,得從發條扭力的原理說起。

 

GRAND SEIKO - 全面解析,GRAND SEIKO概念機芯 :T0(上)精準之外還要更精準的職人執念

做為T0的技術背景,CREDORFugaku「富嶽」是SEIKO集團旗下第一只陀飛輪腕錶。
 

關於「精準度」
GS
想挑戰的是……

 

 

發條是機械裝置中常見的動力來源。比方說我們小時候都玩過,只要上緊發條就能前進的鐵皮玩具,靠的就是發條發散時所產生的扭力來帶動鐵皮玩偶前進。你會發現發條玩具從啟動到完全停止這段時間的運動速度並不一致,而是呈曲線遞減,這意味著發條發散時的扭力是隨著時間遞減的。同樣採用發條作為動力來源的機械腕錶自然也有相同的狀況,而扭力不均會造成機械機芯的擒縱系統運轉頻率波動,對機芯運轉的精準度造成重大影響。儘管最近幾年,機械鐘錶在發條材質技術已經有長足的進步,但是對於扭力輸出不均的宿題只能部分改善,要達到根本性的解決則必須從機械結構著手。

 

GRAND SEIKO - 全面解析,GRAND SEIKO概念機芯 :T0(上)精準之外還要更精準的職人執念
發條發散時所產生的扭力帶動機械錶運作,圖為SEIKO 9S機芯的發條盒。

傳統上,從機芯的機械結構著手解決發條扭力不均的恆定動力裝置,主要可以分為從動力來源發條盒均化扭力輸出的芝麻鍊(Fusee Chain),以及從擒縱系統前端均化扭力輸入的remontoir。這兩種從懷錶時代便發展出來的思維各有優缺點,運用到空間更緊緻的腕錶機芯中還會衍生其他配適的問題。其中在1994年便由朗格(A. Lange & Sohne)成功移植到腕錶機芯的芝麻鍊,是由發條盒連接金屬鏈條帶動圓錐形的齒輪,透過錐形齒輪的力矩變化來調節發條扭力的變化。

 

這個設計的優點是從動力源頭將就將扭力加以均化,有助於提昇機芯運轉的穩定性;不過這個設計邏輯的本質是透過齒輪的力矩變化來抵消動力前段過大的扭力,相對的會消耗較多的動力。另一方面,芝麻鍊的工藝相當精巧,對於緬懷古典機械工藝的藏家有著莫大的吸引力;但是芝麻鍊模組的結構相當龐大,整合到緊緻的腕錶機芯中有較高的技術門檻,所以目前只有朗格、寶璣、真力時,以及獨立製錶品牌ROMAIN GAUTHIER等極少數品牌才有芝麻鍊的腕錶作品。不過要說到稀有性,搭載另一個解決方案remontoir的腕錶作品則更加罕見。

 

GRAND SEIKO - 全面解析,GRAND SEIKO概念機芯 :T0(上)精準之外還要更精準的職人執念

恆定動力裝置之一的芝麻鍊結構,來自ZENITH。
 

用簡單的概念來說明remontoir,可以將這個理解為機械錶的「電容器」,透過一個較小的發條或彈簧將主發條盒傳遞過來的扭力先加以暫存,再間歇性地釋放到擒縱系統。這麼一來每次釋放的扭力值就會趨近一致。理論上設置remontoir的位置越接近擒縱系統,效果越理想。相較於芝麻鍊,remontoir模組的架構較小巧,比較容易整合在腕錶機芯裡,但因為設置的位置是在齒輪系動力傳輸行程中扭力值偏低的末端,尤其在發條動力末段扭力值降低時,可能會影響remontoir的穩定度甚至停擺,因此要打造出機能穩定,具備實用性的remontoir技術門檻頗高。GRAND SEIKO所打造的T0機芯,為了同時克服地心引力以及發條扭力的問題,必須進一步將remontoir與對動力品質有更高要求的陀飛輪加以整合,更是一大挑戰。

 

事實上,過去包括F.P. JourneIWC,以及像是Haldimann少數獨立製錶師,都曾經挑戰過remontoir與陀飛輪的組合。其中F.P. Journe1999年推出的開業之作Tourbillon SouverainSouscription」,算是製錶史上第一枚整合remontoir與陀飛輪的腕錶,從工藝與創意,到設計美學都有崇高的地位,在國際拍賣會上更是難得一遇的逸品。

 

GRAND SEIKO - 全面解析,GRAND SEIKO概念機芯 :T0(上)精準之外還要更精準的職人執念
F.P. Journe Tourbillon SouverainSouscription」。(Photo Credit: Phillips拍賣行)

至於IWC 2018年推出的葡萄牙Portugieser Constant-Force Tourbillon,則是為成立150週年誌慶,展現品牌工藝實力的作品。兩款腕錶同樣都是remontoir整合陀飛輪的設計,不過F.P. Journe的設計先是將扭力透過簧片以固定頻率傳輸到第三輪,再驅動陀飛輪框架;IWCremontoir整合在陀飛輪框架內直接驅動擒縱輪,設計方式各不相同。至於GRAND SEIKOT0機芯將remontoir恆定動力裝置與陀飛輪採用同軸的雙框架結構加以整合,是前所未見革命性設計!

 

GRAND SEIKO - 全面解析,GRAND SEIKO概念機芯 :T0(上)精準之外還要更精準的職人執念
IWC葡萄牙Portugieser Constant-Force Tourbillon。
GRAND SEIKO - 全面解析,GRAND SEIKO概念機芯 :T0(上)精準之外還要更精準的職人執念
圖中可看到位在陀飛輪右下方remontoir裝置。

➤延伸閱讀:全面解析,GRAND SEIKO概念機芯 :T0(下)

文章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