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G & HEYNE以機芯工藝完勝,現在藏家最熱搜的獨立製錶品牌

曾士昕21 OCT. 2018
焦點話題

LANG & HEYNE以機芯工藝完勝,現在藏家最熱搜的獨立製錶品牌

德國人做出了鐘錶史上的第一個懷錶,對鐘錶有諸多的貢獻,許多腕錶的功能都從懷錶衍生而來。早年薩克森歷代君王熱愛鐘錶,讓德雷斯頓(Dresden)成為德國高級製錶的重鎮,目前德國有超過一百個品牌,其中LANG & HEYNE是一個極有特色的高級獨立製錶品牌,工坊就位居德雷斯頓近郊,是讓我會想擁有的品牌。

 

獨立製錶師的作品大致有兩種,一種是創新與科技,走前衛的設計,以外顯的造型取勝,另一種屬於古典主義派別,低調典雅有深度,LANG & HEYNE的Georg是屬於後者,完全以機芯工藝折服錶迷。

 LANG & HEYNE以機芯工藝完勝,現在藏家最熱搜的獨立製錶品牌
 

LANG & HEYNE的每一只手錶都是最傳統的18,000震頻,並搭載代表精湛工藝的雙層游絲,它的優點在於擺輪的擺動等時性較好,冬天與夏天游絲的收縮與膨脹較有空間,同時各方位受力點平均,方向差較低,走時的準確性佳,以工藝技術的觀點而言非常值得擁有。

 

Georg的雙層藍鋼游絲,是品牌創始人Marco Lang以外購的扁平藍鋼游絲,親手纏繞而成。這種藍鋼雙層游絲在LANG & HEYNE的錶款中,也只有兩枚機芯搭載,另一枚是複雜的計時機芯。另外,它的每一枚機芯均為類似鎏金的夾板,以磨砂銀打磨而成,品牌又稱為霜金。

 

 LANG & HEYNE以機芯工藝完勝,現在藏家最熱搜的獨立製錶品牌每一枚機芯均為類似鎏金的夾板,以磨砂銀打磨而成,品牌又稱為霜金。Georg的基板上也鐫刻了品牌名稱和編號。

Georg是LANG & HEYNE第一款採用長方形機芯的矩形錶款,這枚空前獨特的機芯結構,確實讓人看了眼睛為之一亮。在一片以霜金處理的基板上,固定了大小捲車,從一番車到五番車均有一條梯形,而且是圓拱形鋼製的獨立橋板,這種立體橋板絕無僅有,對光線的反射極佳,層次感豐富,打破了日內瓦波紋的刻板印象。

 
 LANG & HEYNE以機芯工藝完勝,現在藏家最熱搜的獨立製錶品牌早期德國懷錶擺輪軸心大都裝有一顆鑚石,LANG & HEYNE也遵循先例,以兩顆螺絲固定,彰顯它的尊貴與原創性,在現行的品牌中很少見。

Georg搭載的VIII手動上鍊機芯,在弧形立體橋板的兩端,分別為紅寶石軸眼與固定螺絲,橫跨式擺輪橋板很令人欣賞,側邊裝置一條彎曲的彈簧,用以壓迫快慢針,以螺絲紋路的間隙微調游絲的長短,來控制走時的快慢,這種設計還是第一次出現。

 LANG & HEYNE以機芯工藝完勝,現在藏家最熱搜的獨立製錶品牌

而在停錶裝置的部份也很特別,一條彎形彈簧做成的停秒弓在拉出錶冠時,擺輪側邊的微彎形簧片會煞住擺輪,做停秒的動作。有停秒的設計代表機芯體質良好,走時精準才需停秒機制,這項功能在一些復刻或高級鐘錶是比較少見的。

 

Georg的正面雖然低調優雅,它的製作工序卻相當的繁瑣,高溫燒製的大明火白色琺瑯面盤,可以選擇搭配金質或藍鋼劍形指針,鐵軌分刻度,大型的小秒針盤,還有阿拉伯字時標,非常的經典。而在錶盤下方寫著MADE IN SAXONY也很特別,LANG & HEYNE的其他款式都寫上GERMANY,可見Marco Lang對此款作品相當滿意,許多的元素是少見甚至是首創。當然品牌的特色如手工打造的錶殼與三段式錶耳,辨識度也很高。

 
 LANG & HEYNE以機芯工藝完勝,現在藏家最熱搜的獨立製錶品牌典雅的方形款,搭配軌道式刻度設計,以小三針展現出德式優雅風華。

早期德國懷錶擺輪軸心大都裝有一顆鑚石,LANG & HEYNE也不例外,以兩顆螺絲固定,彰顯其尊貴與原創性,在現行的品牌中少有。而且所有錶款除了發條、游絲、琺瑯錶盤、鏡面與皮帶外,約有近九成的零組件都在工坊內完成,其中路易十五K金指針以手工精雕,幾乎包括機芯所有零件與齒輪、螺絲等都是自產,手工製作的比例很高,這對沒有品牌迷思,喜愛傳統鐘錶技藝的玩家無疑是一個絕佳的選擇。

 

LANG & HEYNE還有一項古老的堅持,也是非常讓人想入手的理由,它的擒縱叉具有平衡裝置(又稱鬍鬚形馬仔),這種設計只出現在古老的高級懷錶,在現今的錶款中幾乎沒看過。

 
 LANG & HEYNE以機芯工藝完勝,現在藏家最熱搜的獨立製錶品牌霜金處理的基板上,固定了大小捲車,從一番車到五番車均是圓拱形鋼製的獨立橋板,這種立體橋板絕無僅有,對光線的反射極佳,層次感也很豐富。

LANG & HEYNE對捍衛德國薩克森的傳統製錶工藝,以及技術的延續功不可沒,在電腦設計與數位車床大量採用的時代,Marco Lang的手工製錶正是一股清流,他讓鐘錶有生命也有靈魂,只有這一類型的鐘錶才是永恆的經典,也讓鐘錶得以永續經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