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早的航海探險家—雅典《鄭和寶船》鎏金掐絲琺瑯腕錶 - ULYSSE NARDIN 雅典 - CLASSIC 經典 - 8152-111-2/ZHENGHE - Horoguides 名錶指南 - 台灣
最早的航海探險家—雅典《鄭和寶船》鎏金掐絲琺瑯腕錶

Thomas20 OCT. 2017

最早的航海探險家—雅典《鄭和寶船》鎏金掐絲琺瑯腕錶

對未知的恐懼,人們從過往的敬畏與崇拜,轉化成探索與征服,最好的例子也許就是一開始在陸地上征戰,而到了15世紀在技術的奧援下,轉向海洋探險,再借助機器翅膀翱翔天際,時至今日直指太空期待穿梭時空。然而無論在那一個載體還是那一度空間中,資源不可缺勇氣更不可少,因船鐘興起的雅典ULYSSE NARDIN,自然不忘將那一個個在大航海時代的探險故事精美呈現在錶盤之上,只不過講多了西方的豐功偉業,航海時代可別忘了是因東方的強盛而起,因此雅典此次以開航海探險風氣之先的鄭和為題,以旗下的琺瑯錶盤廠Donzé Cadrans的巧手,推出這款《鄭和寶船》鎏金掐絲琺瑯腕錶。值得一提的是,這背後的推手是雅典台灣團隊的提案,才能讓『鄭和下西洋』的壯闊具體而微重現錶盤。

最早的航海探險家—雅典《鄭和寶船》鎏金掐絲琺瑯腕錶
《鄭和寶船》鎏金掐絲琺瑯腕錶是雅典台灣團隊提案而成的主題腕錶,飽滿色澤與細膩勾勒的船體,是極致琺瑯微繪工藝與製錶技術的巧妙融合。

為了準確地描繪《寶船》外觀,雅典採用可溯及西元四世紀初的古老技法掐絲琺瑯技術,工藝師需使用極細的金線立在錶盤上區隔色塊,並在每個區塊內填入琺瑯釉料。每個錶盤需要至少26個工序,超過50小時的專業製作才得以完成,當然構圖的複雜程度也會影響完成的時間。因為製作太繁複,且技術掌握在少數工坊之手,所以許多錶廠的琺瑯腕錶多以限量發售,不過雅典是少數具備自己錶盤廠的品牌,2011年收購了全球知名琺瑯錶盤廠Donzé Cadrans,因此多樣的琺瑯腕錶是雅典的一大特色。

最早的航海探險家—雅典《鄭和寶船》鎏金掐絲琺瑯腕錶
為了連結雅典航海鐘精準走時歷史,與此次鄭和下西洋主題,特別於堪稱全亞洲海洋藝術品收藏最豐富、完整的長榮海事博物館發表這款腕錶。鄭和是十五世紀初明朝著名航海探險家,他先後七次率領龐大的船隊下西洋,當中的《鄭和寶船》則是在航行船隊中,最大艘的木製主船,航行遍佈東南亞,甚至廣及達阿拉伯及非洲大陸。船隊數量達到數百艘,是當時最大的海上考察隊。率領三萬多名水手及士兵,走訪了37個國家,完成了七次下西洋的任務。

不過品牌亞太區常務董事Andreas Boesch日前接受採訪時,也提到雅典是極為少數在傳統技藝著墨如此之深的製錶品牌之外,但同時卻在新技術發展走在極為前端,最好的例子便是擁有10大創新的InnoVision 2概念錶,同時具備古典與前衛兩個面相的品牌形象卻又不違和的品牌,就非雅典莫屬了。不僅如此,日前才宣布新任CEO,不是從業界挖角而是跨了一大步從蘋果找來負責Apple Watch的Patrick Pruniaux,跌破業界眼鏡,但在雅典的品牌DNA裡應該是稀鬆平常。

最早的航海探險家—雅典《鄭和寶船》鎏金掐絲琺瑯腕錶
雅典亞太區常務董事Andreas Boesch在業界經驗豐富,此次來台參加這款由雅典台灣團隊催生而成的《鄭和寶船》鎏金掐絲琺瑯腕錶發表。

另外,雅典除了以船艦為主的掐絲琺瑯腕錶,今年亦推出內填琺瑯、大明火琺瑯等工藝腕錶,在材質與價格上都有不同策略,像是須以熊熊烈火(在攝氏760和900°C之間)燒製的大明火琺瑯錶盤,過去僅搭配在貴金屬錶殼,今年開始在不鏽鋼錶殼腕錶也有機會一展此古老工藝,搭配陀飛輪的高階功能價格還不到百萬(約港幣25.8萬),更是超有競爭力,就像是雅典為何將鄭和放在錶盤之上,所標榜的向未知大海挑戰的先鋒精神。

最早的航海探險家—雅典《鄭和寶船》鎏金掐絲琺瑯腕錶
最早的航海探險家—雅典《鄭和寶船》鎏金掐絲琺瑯腕錶
掐絲琺瑯工藝師需使用極細的金線立在錶盤上區隔色塊,並在每個區塊內填入琺瑯釉料。每個錶盤需要至少26個工序,超過50小時的專業製作才得以完成,當然構圖的複雜程度也會影響完成的時間。
最早的航海探險家—雅典《鄭和寶船》鎏金掐絲琺瑯腕錶
最早的航海探險家—雅典《鄭和寶船》鎏金掐絲琺瑯腕錶
除了以船艦為主的掐絲琺瑯腕錶,今年亦推出內填琺瑯、大明火琺瑯等工藝腕錶,上圖為從瑞士空運而來多樣琺瑯彩繪用品,下圖為內填琺瑯工藝製成的年度生肖腕錶《鎏金金雞》內填琺瑯腕錶,先依照圖案的紋理,用鑿子在金屬面盤上先雕刻出凹槽,再將琺瑯釉調和液填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