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話題
Singing Pan
31 MAY. 2024

你一定不曾看過的愛彼:來自[RE]Master02不對稱設計的復古衝擊

Singing Pan
31 MAY. 2024
AUDEMARS PIGUET - 你一定不曾看過的愛彼:來自[RE]Master02不對稱設計的復古衝擊

不對稱、大尺度、誇張的平面斜度,AUDEMARS PIGUET愛彼這款造型無比前衛的[RE]Master02,是[RE]Master項目又一款飛躍時代的復古作品。還記得2020年[RE]Master01以40年代一款two-tone計時碼錶為重啟演繹的對象,勾勒出傳承自原作的精緻美學,更讓錶款成為連接愛彼傳統與現代製錶的橋樑。

 

時隔4年,愛彼再次引領我們穿越時空,全新的[RE]Master02自動上鍊腕錶,透過重新詮釋1960年問世的Ref.5159BA不對稱腕錶,向尋求獨特、渴望新穎的60年代製錶,以及愛彼世代源源不絕的創意自由精神致敬。

 

AUDEMARS PIGUET - 你一定不曾看過的愛彼:來自[RE]Master02不對稱設計的復古衝擊

愛彼的[RE]Master項目今年全新推出[RE]Master02自動上鍊腕錶。Ref.15240SG 錶款資訊 18K沙金材質/7129自動上鍊機芯/防水30米/錶徑41mm/限量250只
 

充滿實驗精神的60年代
衝擊我們對高級錶的認知

 

1940年代到1960年代,是腕錶造型揮灑創意的黃金時代,不對稱設計、誇張幾何、超大或是超薄,充滿探索的實驗精神,每一款都反映著當時人們關心的議題,以及對一款不循常規的特別配件的追求。例如愛彼一款被暱稱為「Discovolante」的飛碟錶款,極寬的錶圈,誕生自人們對超自然現象的高度關注;又如受到黑膠唱片的啟發,因此「Knife Watch」的錶殼像刀片一樣既寬且薄。

 

AUDEMARS PIGUET - 你一定不曾看過的愛彼:來自[RE]Master02不對稱設計的復古衝擊

愛彼[RE]Master項目的最新作品[RE]Master02,受到60年代不對稱設計錶款以及粗獷主義建築的啟發。

[RE]Master02的原型,則是來自1960年問世的一款Ref.5159BA,27.5mm的不對稱長方形18K黃金錶殼,靈感來自於50~70年代席捲全球的粗獷主義建築(Brutalist architecture),大膽的大面積錶殼切面、刻意表現的幾何肌理,在當時僅生產7只,其中一只目前珍藏在愛彼博物館內。事實上在1959年到1962年之間,愛彼製作了超過30款不同的非對稱錶款(asymmetrical models),絕大多數產量均少於10只,[RE]Master02的誕生致意了Ref.5159BA的前衛設計,更以新穎的方式呈現劃時代的美學。

 

AUDEMARS PIGUET - 你一定不曾看過的愛彼:來自[RE]Master02不對稱設計的復古衝擊

粗獷主義的瑞士代表建築之一,是Walter Maria Förderer的聖尼可拉斯教堂,毫不修飾的水泥結構,展現材料的真實感以及突顯對形式的追求。(Photo credits: @Stefano Perego

AUDEMARS PIGUET - 你一定不曾看過的愛彼:來自[RE]Master02不對稱設計的復古衝擊

 

AUDEMARS PIGUET - 你一定不曾看過的愛彼:來自[RE]Master02不對稱設計的復古衝擊
以1960年問世的一款Ref.5159BA為原型,[RE]Master02重現曾經閃耀於腕錶歷史的不對稱設計。

因此[RE]Master02以大面積切面以及銳利分明的稜角,衝擊著我們對高級腕錶的想像。錶殼刻意強調的肌理輪廓強烈且直接,但顯然它並未因此顯得粗率,因為沙金錶殼的每個切面均精心以緞面髮絲紋打磨處理;但它也並不雕琢,大膽的線條分割,著重的是對幾何形狀大尺度的自由呈現。

 

又如由12個大小和形狀各異的三角形組成的「雲夜藍50」色調錶盤,以鍍鋅沙金色隔板分隔,每片三角形都獨立經過髮絲紋打磨,因此紋理的角度各有微妙不同,是向外輻射、也是端點之間的對角對齊,最終在錶盤中心匯聚。

 

AUDEMARS PIGUET - 你一定不曾看過的愛彼:來自[RE]Master02不對稱設計的復古衝擊

 

AUDEMARS PIGUET - 你一定不曾看過的愛彼:來自[RE]Master02不對稱設計的復古衝擊

由12個大小和形狀各異的三角形組成的「雲夜藍50」色調錶盤,每片三角形都獨立經過緞面髮絲紋打磨。

至於斜度達15.8°的藍寶石水晶鏡面尤其驚人,歷經兩年研發,誇張的斜面一來突顯了錶殼的不對稱設計,更讓錶盤上的字體和線條隨著斜度產生視覺的曲折變化。

 

AUDEMARS PIGUET - 你一定不曾看過的愛彼:來自[RE]Master02不對稱設計的復古衝擊

 

AUDEMARS PIGUET - 你一定不曾看過的愛彼:來自[RE]Master02不對稱設計的復古衝擊

透過斜度達15.8°的藍寶石水晶鏡面,錶盤線條呈現出誇張的曲折變化。
 

嶄新沙金材質的獨特成色
彷彿回到黃金標準化之前的年代

 

錶款採用愛彼全新開發的sand gold沙金材質,這個在今年初嶄新發表的18K金合金,將部份的銅由鈀金屬取代,並去除銀,因此金屬成色的紅色調更少,色澤介於玫瑰金和白金之間,更會隨著光線產生不同的色調變化,非常適合喜歡嘗試實戴拍照的藏家。

 

既然[RE]Master02有著Ref.5159BA作為明確的致敬對象,為什麼不選擇原作採用的黃金材質、或是現代高級製錶常用的玫瑰金或白金?據品牌說明,早期18K金的成分比例和色彩並沒有嚴格的定義,因此兩只「金錶」所呈現的金屬色澤可能相差甚遠,鑑於製錶業統一規範的需求與日俱增,瑞士製錶業才在1966年制定了18K金成分標準,令金屬成色趨向一致。

 

因此採用沙金的[RE]Master02,就像回到K金比例還沒有經過標準化的年代,些微的成色差異透露出專屬的時代特色,在一款延續歷史設計的錶款使用全新現代材料,這種優雅的對比衝突與相互融合,就是讓愛彼[RE]Master系列獨樹一格的特色所在。

 

AUDEMARS PIGUET - 你一定不曾看過的愛彼:來自[RE]Master02不對稱設計的復古衝擊
[RE]Master02錶殼採用今年初才公開的全新沙金材質,色澤介於玫瑰金與白金之間,在一款延續歷史設計的錶款使用全新現代材料,呈現優雅的對比衝突與相互融合。

搭載的7129機芯是基於7121機芯的超薄款式,機芯厚度僅2.8mm,搭配專屬的雙向上鍊22K金鏤空自動盤,同樣擁有沙金的獨特色調以及前衛的鏤空幾何線條,擺輪配置內嵌於擺輪輪圈的微調砝碼,不僅微調的精度更佳,還能進一步避免擺輪擺動時的風阻導致減速。另外愛彼的機芯修飾工藝向來極具水準,日內瓦波紋、環形緞面紋、太陽紋、亮面拋光倒角等不同的精緻打磨細節,都展現現代製錶的精湛技藝。

 

AUDEMARS PIGUET - 你一定不曾看過的愛彼:來自[RE]Master02不對稱設計的復古衝擊

 

AUDEMARS PIGUET - 你一定不曾看過的愛彼:來自[RE]Master02不對稱設計的復古衝擊
7129超薄機芯搭載專屬的22K金自動盤,前衛的鏤空線條,同樣擁有獨特的沙金色澤。
 

藝術的本質在於展開對話
美與不美 詮釋由人


我們慣常接受的美學基礎通常在於追求比例對稱、佈局和諧,而以粗獷主義為原作背景的[RE]Master02安排了方形、矩形與三角形的大膽組成,這場造型實驗的結果究竟如何?是否在元素衝突中融合出嶄新的和諧呢?問題的答案恐怕見仁見智,對於追求視覺極致平衡的古典派,這款破格作品勢必像一頭拔山倒樹的奇獸,無論置身1960或是現代,都是挑戰思維的腕錶設計。但衝撞造型框架與形式體制,又有何不可呢?因為唯有如此,才有可能發展出超越現今視野的跨時代作品。

 

AUDEMARS PIGUET - 你一定不曾看過的愛彼:來自[RE]Master02不對稱設計的復古衝擊

啟發自60年代腕錶的[RE]Master02,致意充滿探索精神的黃金年代,更代表愛彼向來無畏創新、製錶歷史。

藝術的本質向來在於啟發思考、展開對話,具備時代意義的作品,所擁有的歷史定位就是無與倫比的價值,發掘並重現曾在時代裡展現耀眼光芒的腕錶,愛彼[RE]Master系列的立意就是如此。而[RE]Master02此次不僅透過不對稱造型致敬充滿探索精神的黃金年代,更自成一格屬於現代的幾何風采。

 

文章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TOP100A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