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cole Lin14 JUL. 2021

錶界動態

微繪大航海時代的探險史詩|江詩丹頓藝術大師系列向偉大探險家致敬腕錶

Nicole Lin14 JUL. 2021
微繪大航海時代的探險史詩|江詩丹頓藝術大師系列向偉大探險家致敬腕錶

Nicole Lin14 JUL. 2021
錶界動態

微繪大航海時代的探險史詩|江詩丹頓藝術大師系列向偉大探險家致敬腕錶

Nicole Lin14 JUL. 2021

三只腕錶,三段海上遠征的探險故事,地圖中以紅色線條標記出的航行路徑,就是一次以勇氣與智慧征服未知的歷程。Vacheron Constantin江詩丹頓2021年新作Métiers d’Art藝術大師系列「Tribute to great explorers向偉大探險家致敬」腕錶三款新作,藉由大明火琺瑯彩繪工藝與微繪工藝,訴說巴爾托洛梅烏·迪亞士(Bartolomeu Dias)、瓦斯科達伽馬(Vasco da Gama)和佩德羅·阿爾瓦雷斯·卡布拉爾(Pedro Álvares Cabral)這三位15世紀葡萄牙探險家的航行故事,追溯歷史並重現其展望世界的態度。

 

 

VACHERON CONSTANTIN - 微繪大航海時代的探險史詩|江詩丹頓藝術大師系列向偉大探險家致敬腕錶

Métiers d’Art藝術大師系列Tribute to great explorers腕錶-Bartolomeu Dias/錶徑41mm,18K 4N粉紅金錶殼。搭載江詩丹頓研製的1120 AT自動上鏈機械機芯。具備功能:拖曳式小時、分鐘顯示。動力儲存40小時。防水深度30米。日內瓦印記認證。限量發行10枚,江詩丹頓專賣店限定販售。

15世紀開始,歐洲人開始透過遠洋航行探索世界,自此展開了歷時三百年的大航海時代(Age of Discovery),由海路一步步推進探索世界的途徑,擴大已知世界的範圍。由於當時還不具備精準判別經度的條件,航行在放眼只有無垠天空與一片汪洋的狀態下,只能仰賴天上永恆存在的星引路,也因此每一次的啟程,都是一趟跨越重洋的冒險。

 

VACHERON CONSTANTIN - 微繪大航海時代的探險史詩|江詩丹頓藝術大師系列向偉大探險家致敬腕錶

Métiers d’Art藝術大師系列Tribute to great explorers腕錶-Vasco da Gama/錶徑41mm,18K 4N粉紅金錶殼。搭載江詩丹頓研製的1120 AT自動上鏈機械機芯。具備功能:拖曳式小時、分鐘顯示。動力儲存40小時。防水深度30米。日內瓦印記認證。限量發行10枚,江詩丹頓專賣店限定販售。

這三只江詩丹頓藝術大師系列向偉大探險家致敬腕錶,濃縮著由三位航海家所締造的三段海上探險重要事蹟,而這三位葡萄牙航海家又是何許人?

 

・Bartolomeu Dias巴爾托洛梅烏·迪亞士/首位由大西洋航入印度洋海域的歐洲人。

如果在抵達非洲最南端之後,手下的船員沒有讓他放棄繼續航行,也許Bartolomeu Dias會是第一個到達印度的人。他的探險改變了歷史的軌跡,他在1488年帶領船隊航行至非洲大陸最南端並發現好望角,為葡萄牙開闢通往印度的新航線奠定基礎。

 

・Vasco da Gama瓦斯科達伽馬/人類歷史上從歐洲遠航到印度的第一人。

從葡萄牙到印度海岸,他的漫長航程是15世紀最重要的發現之一。他在1497年從他的祖國葡萄牙啟航,穿越大西洋和印度洋,成為第一個通過遠洋航行貫穿歐洲和亞洲的人。在繞過非洲最南端後,沿著海岸抵達肯亞,隨後再次啟程,並於1498年到達印度群島。

 

・Pedro Álvares Cabral佩德羅·阿爾瓦雷斯·卡布拉爾/被普遍認為是最早到達巴西的歐洲人。

他在獲葡萄牙國王委託之後,選擇了與同時代航海家截然不同的路線,並沒有沿著非洲海岸航行至非洲南端,而是率領船隊向西航行,直到發現新大陸,即如今的巴西。 

 

VACHERON CONSTANTIN - 微繪大航海時代的探險史詩|江詩丹頓藝術大師系列向偉大探險家致敬腕錶

Métiers d’Art藝術大師系列Tribute to great explorers腕錶-Pedro Álvares Cabral/錶徑41mm,18K 4N粉紅金錶殼。搭載江詩丹頓研製的1120 AT自動上鏈機械機芯。具備功能:拖曳式小時、分鐘顯示。動力儲存40小時。防水深度30米。日內瓦印記認證。限量發行10枚,江詩丹頓專賣店限定販售。
 

琺瑯微繪細膩重現古老地圖

錶盤上的地圖圖案,得自1519年繪製的《米勒地圖集》(Miller Atlas),其手繪複刻版現存於葡萄牙里斯本海事博物館內。而三只錶款上的地圖圖案系出自同一張地圖的不同位置,地圖中的紅色線條分別代表三位探險家的航海行徑——皆聚焦在非洲與印度洋一帶,點出15~17世紀期間歐洲人探索世界的途徑。江詩丹頓採用微繪工藝在大明火琺瑯面盤上,重現地圖上細膩微妙的色彩和精美的圖案,從船隻、城堡、動植物到風向玫瑰羅盤等,都一一重現在錶盤上。

 

VACHERON CONSTANTIN - 微繪大航海時代的探險史詩|江詩丹頓藝術大師系列向偉大探險家致敬腕錶

Vasco da Gama船隊中的一艘船正行駛在波濤翻滾的海上,精美的風向玫瑰羅盤圖案,也精緻地令人矚目。 

VACHERON CONSTANTIN - 微繪大航海時代的探險史詩|江詩丹頓藝術大師系列向偉大探險家致敬腕錶

陸地輪廓悉心以金色琺瑯粉末勾勒。

三枚錶盤均以大明火琺瑯打造,每一枚需耗時整整一個月,在攝氏800到900度高溫的窯中反覆燒製,歷經11次方可成形。整個過程中,對火候的掌握極為關鍵,短短幾秒的偏差,就可能使先前的心血付之一炬,格外需要仰賴琺瑯大師豐富的經驗與敏銳洞察力。

 

所謂的琺瑯是由晶體與金屬氧化物構成,呈彩色顆粒狀。琺瑯工藝的程序是,先將之研磨成精細粉末,隨後加工成類似顏料的釉彩,並依次著色。先在錶盤覆上背景釉彩,再依序勾繪錶盤上的圖案,陸地的輪廓飾以金色琺瑯粉末,隨後是船隻、動植物和風向玫瑰羅盤圖案等裝飾細節,採用極為細緻的微繪技藝,勾勒出豐富的細節和漸變色澤。這些細膩的色彩由琺瑯大師反覆調配而成,每上一次色都需要再次燒製,因為琺瑯中的礦物質在高溫融化後,才能煥發出獨特而富有層次感的光澤。

 

 

VACHERON CONSTANTIN - 微繪大航海時代的探險史詩|江詩丹頓藝術大師系列向偉大探險家致敬腕錶

 

 

與眾不同的衛星傳動式顯時

錶盤以18K金打造,具有上下兩層結構,獨特的偏心式時間顯示——拖曳式小時、分鐘顯示,時間指示的區塊呈扇型並落在錶盤右側,為精湛的微繪工藝留出充裕的展示舞台,細膩描繪出一段探索世界的歷史篇章。

 

VACHERON CONSTANTIN - 微繪大航海時代的探險史詩|江詩丹頓藝術大師系列向偉大探險家致敬腕錶

 

這個呈120°扇型的顯時區域中,究竟是如何指示時間?簡言之,末端帶有阿拉伯數字的指針,指示小時;另一方面,這根時針既表示當下的小時,也在由上而下移動劃過右側分鐘刻度的同時,指示出分鐘。

 

VACHERON CONSTANTIN - 微繪大航海時代的探險史詩|江詩丹頓藝術大師系列向偉大探險家致敬腕錶

 

這麼獨特且具原創性的顯時方式,得自江詩丹頓自行研發製造的1120 AT機芯,這枚超薄機芯厚度僅5.45mm,錶徑41mm的4N粉紅金錶殼厚度僅11.68mm。之所以能呈現出如此突破傳統的指標指時方式,正是得自隱藏在上層錶盤下方的小時冠輪拖曳著三個臂輪,每個臂輪帶動一個分別標註有4個小時數位刻度的轉盤,由江詩丹頓標誌性馬耳他十字造型的凸輪驅動並依次轉動。這一精巧的衛星傳動式輪系設計,使得小時轉盤在錶盤由上而下移動,劃過右側固定的120°扇形分鐘刻度區域,讓穿梭於錶盤的小時數字時標同時巧妙地指示分鐘,充分取代傳統的指標指示方式。 

 

VACHERON CONSTANTIN - 微繪大航海時代的探險史詩|江詩丹頓藝術大師系列向偉大探險家致敬腕錶

獨特的偏心拖曳式小時分鐘顯示方式,是通過衛星傳動式小時顯示機制實現。
 

無懈可擊的精緻講究

這三枚通過日內瓦印記認證的腕錶,具有內外皆美的講究,除了可欣賞錶盤上那片微繪地圖的古老畫風、錶殼無懈可擊的拋光打磨,透過透明錶底蓋還能欣賞到機芯的豐富裝飾,尤其是飾有風向玫瑰羅盤圖案的22K粉紅金自動盤——如此精緻的裝飾細節,不僅突顯江詩丹頓精湛的技術內涵,也巧妙地將航海不可或缺的象徵符號融入設計中。

 

VACHERON CONSTANTIN - 微繪大航海時代的探險史詩|江詩丹頓藝術大師系列向偉大探險家致敬腕錶VACHERON CONSTANTIN - 微繪大航海時代的探險史詩|江詩丹頓藝術大師系列向偉大探險家致敬腕錶

22K粉紅金自動盤飾有風向玫瑰羅盤圖案。

 

 

與三款傑作相遇於World Masterpiece大賞

當你胸懷彼方,才能定位出想要前進的方向。哪怕目前只能暫時深居於宅室之中,等到雲開見日的那刻,蓄積的能量或等著被實現的想像,都已然在起跑點上準備遠颺。江詩丹頓藝術大師系列向偉大探險家致敬」腕錶將現身台北101購物中心年度珠寶腕錶大賞「World Masterpiece」,屆時於線上平台公開亮相,讓藏家可以在心安之處,坐擁高級製錶的引人入勝,亦可透過Stage @Taipei 101線上與線下整合式服務的預約鑑賞功能,於指定時間前往店上親身感受這三段啟動大航海時代的冒險史詩。

 

VACHERON CONSTANTIN - 微繪大航海時代的探險史詩|江詩丹頓藝術大師系列向偉大探險家致敬腕錶

 

 

文章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