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時間為題的藝術:Cartier高級製錶工藝

Nicole Lin2 AUG. 2022
焦點話題

以時間為題的藝術:Cartier高級製錶工藝

Nicole Lin2 AUG. 2022

對Carteir而言,時計不僅用於衡量時間。放眼其歷來作品,無以數計的高級鐘錶作品具備機械技術、工藝美感俱強的特質,為配戴者與藏家創造從內而外的全面性賞錶視野,甚至是嘆為觀止的驚喜體驗。對Cartier而言,時計從來不只是一種用來標註時間的物件,而是一項以時間為創作主軸的藝術。

 

神秘機芯,時間運轉於無形的空靈美學

神秘鐘工藝正是用以說明這種藝術表現型態的最佳例子。神秘鐘是Cartier的招牌絕活,面盤上的時針與分針彷彿在懸浮狀態下運行。這項震撼視覺與感知的設計,靈感得自現代魔術師之父Jean-Eugène Robert-Houdin(1805-1871)所打造的時鐘,在Louis Cartier 與製錶師Maurice Coüet (1885-1963) 攜手研製下,於1912年推出Cartier第一批神秘鐘作品「Model A」。

 

CARTIER - 以時間為題的藝術:Cartier高級製錶工藝

Cartier Model A神秘鐘,1914年。鉑金與黃金材質,琺瑯,指針鑲嵌鑽石。

神秘鐘這種化時間運轉於無形的幻術,技術關鍵在於:指針不直接與機芯相連,而是連接到兩個帶有鋸齒狀金屬邊緣的水晶圓盤上,由通常安裝在時鐘底座中的機芯帶動這兩個圓盤、再分別帶動時針與分針。圓盤邊緣的鋸齒被小時圈巧妙遮掩,因而有了指針像是懸浮在透明錶盤中運行的視覺效果。

 

CARTIER - 以時間為題的藝術:Cartier高級製錶工藝

Model A的設計圖稿。從這個圖稿可以看出,其設計基本構想就是讓時間指示的功能在懸空狀態下發生。

Cartier自20世紀初以來就採用華美精巧的手法來演繹神秘鐘所帶來的奇妙讀時體驗,以裝飾藝術風格形塑其造型,選用縞瑪瑙、瑪瑙、軟玉或黃金打造底座,後來再進一步嘗試以雕刻的黃水晶、海藍寶石、煙水晶等半寶石取代水晶錶盤,大膽借鑑不同美學語彙,為神秘鐘創造出精彩多樣的面貌。

 

1923年之後,出現「門廊式」神秘鐘的設計,錶盤像是懸掛在門廊下的鑼,機芯藏在門廊上方,很具代表性的另一種神秘鐘形式,不管造型或技術上都不同於以往-帶動指針的圓盤改由一個中軸驅動,而非先前由底座兩側的兩個軸驅動。

 

CARTIER - 以時間為題的藝術:Cartier高級製錶工藝

左起:Cartier神秘鐘,1920年。Cartier門廊式神秘鐘,1923年。

時至今日,Cartier的時間魔術也施展至腕錶、懷錶、項鍊錶等較為精巧的時計上,縮小神秘機芯尺寸以契合錶殼。2015年發表的Clé de Cartier腕錶,透過9981MC型機芯將這項機制縮小為可在手腕上展現的尺寸。更早先於2013年發表的Rotonde de Cartier神秘雙陀飛輪腕錶,創造出陀飛輪懸浮在半空中旋轉的效果;這只獲得日內瓦印記的腕錶,搭載9454 MC型機芯,猶如懸浮漫舞的陀飛輪每60秒自轉一圈,每5分鐘繞行圓盤一圈。

 

CARTIER - 以時間為題的藝術:Cartier高級製錶工藝

左起:Cartier Rotonde de Cartier神秘雙陀飛輪腕錶,2013年。Cartier Clé de Cartier腕錶,2015年。

歷來神秘錶作品包含從風格洗練、凸顯結構美感的男錶,到錶殼造型猶如袖珍雕塑般的高級珠寶女錶……等,結合不同工藝手法,釋放神秘錶的空靈魅力。

 

CARTIER - 以時間為題的藝術:Cartier高級製錶工藝

左起:Cartier神秘陀飛輪項鍊,2016年,獨一無二之作。Cartier神秘雙陀飛輪懷錶,2016年,限量編號20件。

CARTIER - 以時間為題的藝術:Cartier高級製錶工藝

左起:Cartier龍神秘錶(左)與美洲豹鍊墜錶,皆搭載9981 MC型機芯。

2022年新作Masse Mysterieuse腕錶,是神秘錶工藝的又一次躍進式演繹,機芯與自動盤合而為一,懸浮在透明錶盤中運行的不只是指針,還有隨時都會隨著動作而迴旋擺盪的自動盤。此錶款所搭載的9801 MC型自動上鍊機芯,以化身為鏤空自動盤的可活動半圓形機芯營造出神秘的視覺幻象,將神秘鐘的概念延伸出視覺效果更為奇幻的嶄新面貌。

 

這項設計需克服自動盤型機芯因擺動而對運作精準度所造成的影響。Cartier借鑒汽車製造業的高度精密差動系統,確保平衡擺輪始終處於同一垂直位置,以避免地心引力對走時的影響。

 

CARTIER - 以時間為題的藝術:Cartier高級製錶工藝

Cartier Masse Mysterieuse腕錶 錶徑43.5mm、鉑金錶殼/9801 MC型自動上鍊機芯/時間指示/42小時動力儲存/編號限量30只
 

Metier D 'art,融古匯今的工藝大成

在Cartier Metier D 'art大師工藝系列的世界裡,時間無盡延展,形態變化萬千,藉由淋漓盡致的工藝火候,探索出各種表現時間的可能性。施展在時計上的考究工藝,時而栩栩如生,時而抽象簡約,融古匯今地將各種形式、得自不同文化的工藝技法融入其中,從早在西元前三世紀就出現的金屬珠粒工藝、在烈焰下的醞釀生成的琺瑯工藝、到以各種天然素材進行細工鑲嵌等。

 

CARTIER - 以時間為題的藝術:Cartier高級製錶工藝

 

這些讓時間化為自由境界的精湛藝術表現,本質上其實是以知識創造的工藝交流。而這些知識則是得力於Maison des Métiers d’Art的專業。Cartier於2014年在拉紹德封山谷開設Maison des Métiers d’Art,這個位在一處17世紀農舍的尖端實驗室,既是高級製錶工坊,也是保存古老技術和工藝的據點,它被賦予的任務是讓瀕臨失傳的技術再次活現,並將之融入Cartier的工藝傳統。

 

CARTIER - 以時間為題的藝術:Cartier高級製錶工藝

Cartier於2014年在拉紹德封山谷開設Maison des Métiers d’Art,位處在一處17世紀的農舍。

|金屬珠粒工藝|

金屬珠粒工藝(granulation)是Métiers d’Art復甦古老工藝的代表範例之一,西元前八世紀的伊特魯里亞藝術是這種工藝技術的鼎盛發展時期,其特色是運用極微小的金珠製作出浮雕圖案。Cartier於2013年將這種古老藝術運用在Rotonde de Cartier美洲豹裝飾腕錶上,金黃色錶盤上是由各種尺寸的微小金珠拼組出具有高低起伏的畫面,呈現出既有立體感又隱隱若現的美洲豹首,金光燦燦,炯炯有神。

 

金屬珠粒工藝的製作工序是,將經切割的純金細線高溫加熱,直至融化形成珠粒,再運用這些純金珠粒排列到所要裝飾的部位,並逐一焊接到金質錶盤上-而這個步驟是最考驗的環節,必須確保金珠在不因熱變形的情況下融入錶盤。

 

CARTIER - 以時間為題的藝術:Cartier高級製錶工藝

Cartier Rotonde de Cartier美洲豹裝飾腕錶,2013。

三年後,Carteir從金屬珠粒工藝獲取靈感,延伸出琺瑯珠粒工藝(enamel ranulation),運用於2016年發表的Ballon bleu de Cartier 琺瑯珠粒美洲豹裝飾腕錶,錶盤以多種色澤、尺寸的琺瑯珠粒排列出蟄伏在暗處的美洲豹圖案。

 

CARTIER - 以時間為題的藝術:Cartier高級製錶工藝

Cartier Ballon bleu de Cartier 琺瑯珠粒美洲豹裝飾腕錶,2016。

2022年,Cartier進一步將金屬珠粒工藝與細工鑲嵌同步運用在Ronde Louis Cartier Zèbre et Girafe腕錶上,斑馬身上的黑白斑紋是藉由細工鑲嵌採珍珠母貝和縞瑪瑙寫實呈現,長頸鹿的斑紋皮毛則是透過金屬珠粒工藝抽象演繹,而且是Cartier首次採玫瑰金和黃金的漸變色調表現。

 

CARTIER - 以時間為題的藝術:Cartier高級製錶工藝
Cartier Ronde Louis Cartier Zèbre et Girafe,2022。編號限量30只。

|麥桿細工鑲嵌、木質金箔鑲嵌|

構成錶盤圖案的材質,有極為豐富的可能性,不管是否在一般的認知範圍界線裡,麥桿或木頭等從大自然裡獲得的植物資源,也能以最精緻的細工被呈現在錶盤上。2013年推出的Rotonde de Cartier腕錶-獅子,運用稻草鑲嵌(Straw Marquetry)技法,將不同大小和色調的麥桿片在18K金錶盤上精心鋪排出富視覺深度的獅子圖案。

 

2018年,Rotonde de Cartier腕錶又出現前所未見的工藝技術-木頭和金箔鑲嵌,以此打造出Rotonde de Cartier木質金箔鑲嵌美洲豹腕錶。其工序是先在24K金箔層疊上木頭飾面,木頭經由打磨或蝕刻創造出各種細節,豹的輪廓線條與斑點透出金箔的光燦,以橄欖石鑲嵌點亮雙眼。

 

CARTIER - 以時間為題的藝術:Cartier高級製錶工藝

左起:Cartier Rotonde de Cartier麥桿鑲嵌獅子腕錶,2013年。Cartier Rotonde de Cartier木質金箔鑲嵌美洲豹腕錶,2018年。

|琺瑯工藝|

琺瑯工藝在高級製錶領域最常見被運用在錶盤的製作上,而對於施展創意向來充滿野心的Cartier來說,尋常是一種選擇,但不是唯一選擇,尤其是在Métiers d’Art的世界裡,奔放的創意才是Cartier所抱持的創作精神,2022年新作Crash Tigrée腕錶正是最佳示範,色澤明豔的內填琺瑯在鑽石鑲嵌的光芒烘托下迸發開來。多種琺瑯工藝被靈活運用,時而不透明、時而半透明,尤其色彩的漸變表現實在精彩,從海軍藍、藍綠色、再過度到半透明綠,足以看出Cartier對於掌握琺瑯上釉燒製工序的爐火純青。

 

CARTIER - 以時間為題的藝術:Cartier高級製錶工藝

Cartier Crash Tigrée腕錶,2022。
 

鏤空機芯,顯露結構與運作之美的藝術

鏤空機芯是Cartier的另一項拿手絕活,隨造型所需,研製出合適的機芯,創造出錶殼、鏤空設計與機芯各環節完美結合的呈現,獲得欣賞機芯運作的絕佳視野。也因此,不管在什麼樣的錶殼輪廓下,它的鏤空線條向來通透、俐落、流暢,即便是形態扭曲的Crash腕錶,憑藉9618 MC機芯上陣,錶盤上的鏤空羅馬數字也變形出曲度,內外相應地建構出一氣呵成的風格美感。

 

CARTIER - 以時間為題的藝術:Cartier高級製錶工藝

左起:Clé de Cartier腕錶、Crash鏤空腕錶、Tank Louis Cartier藍寶石鏤空腕錶。

Cartier發展鏤空腕錶的歷史可追溯至1930年代,而在2009年推出的Santos 100鏤空腕錶可說是這個品牌發展鏤空機芯歷史的重要里程碑,它所搭載的9611 MC型機芯是由Cartier所自行研發製作,而這也是第一只搭載Cartier自製鏤空機芯的腕錶。Santos 100鏤空腕錶上的羅馬數字造型鏤空橋板,既是時標、也是錶盤上最醒目的裝飾,更是建構機芯的重要部件;這個設計成為Cartier最具識別性的美學元素之一,在日後被延伸演繹,建構出Cartier獨樹一幟的鏤空設計語彙。

 

CARTIER - 以時間為題的藝術:Cartier高級製錶工藝

Cartier Santos 100鏤空腕錶,2009年適逢Santos問世100週年所打造的錶款。這是搭載Cartier第一枚自製鏤空機芯的腕錶。

CARTIER - 以時間為題的藝術:Cartier高級製錶工藝

由Cartier所自行研發製作第一枚鏤空機芯-9611 MC型機芯,搭載在Santos 100鏤空腕錶。羅馬數字橋板的設計成為日後Cartier最具識別性的鏤空設計元素之一。

Cartier製錶工坊於2009~2016年間共研創出17枚鏤空機芯,將鏤空機芯所帶來的通透視野融入旗下各錶系的設計中,標誌性的羅馬數字錶橋隨著不同錶款的形體輪廓,伸展出各種比例的姿態。精湛的鏤空機芯技術也進一步與其它複雜功能結合,例如在2017年首次將神秘錶的空靈美感與鏤空設計結合,這款Rotonde de Cartier神秘鏤空腕錶藉由9983 MC機芯,創造出比一般鏤空腕錶更形通透的錶盤面貌。2018年發表的Rotonde de Cartier鏤空神秘雙陀飛輪,又為Cartier的鏤空製錶技術開啟一個全新章節,陀飛輪猶如騰空旋轉,好似是一個與機芯毫無連結的個體。

 

CARTIER - 以時間為題的藝術:Cartier高級製錶工藝

左起:Cartier Rotonde de Cartier神秘鏤空腕錶,2017年;搭載9983 MC機芯。Rotonde de Cartier鏤空神秘雙陀飛輪,2018年;搭載9465 MC機芯。

2015年發表的Rotonde de Cartier大複雜功能腕錶,是Cartier歷來最複雜錶款之一,它所搭載的Calibre 9406 MC自動上鍊機芯,不僅結合三大複雜功能陀飛輪、三問與萬年曆,而且輕薄、鏤空。

 

CARTIER - 以時間為題的藝術:Cartier高級製錶工藝

Rotonde de Cartier大複雜功能腕錶,2015年。搭載Calibre 9406 MC自動上鍊機芯。

2022年,適逢Tank Chinoise腕錶問世100週年,Cartier推出編號限量的Privé系列Tank Chinoise腕錶,搭載專為此錶款研發的9627 MC型鏤空機芯,創造出線條猶如中式窗櫺的鏤空錶盤,機芯齒輪系在飾以黑色和紅色真漆的裝飾線條下顯現,這些風格鮮明的設計元素不僅強化了Tank Chinoise本身所蘊含的中國主題性,也為Cartier旗下的鏤空機芯再添一種嶄新的表現方式。

 

CARTIER - 以時間為題的藝術:Cartier高級製錶工藝

Cartier Privé系列Tank Chinoise腕錶,2022年。搭載9627 MC型手動上鍊機械機芯。
文章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