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級錶的質感是這樣養成的!ARNOLD & SON重返台灣市場的一役

HOROGUIDES21 DEC. 2018
焦點話題

高級錶的質感是這樣養成的!ARNOLD & SON重返台灣市場的一役

HOROGUIDES21 DEC. 2018

歷經幾番轉折,ARNOLD & SON亞諾錶如今又重返台灣市場,而這些年下來,他們的風格也開始定調,除了全數搭載自製機芯,組裝也不假他人之手,甚至每個系列的機芯都是專屬的、每枚機芯型號也是完全獨立的設計!而且ARNOLD & SON的設計流程是先構想出面盤配置、接著再研發機芯,想做什麼功能、就研發出什麼機芯的能耐,幾乎是獨立製錶層級的實力。

 
ARNOLD & Son - 高級錶的質感是這樣養成的!ARNOLD & SON重返台灣市場的一役第36號陀飛輪天文台腕錶,是為了向John Arnold在1778年製作的No. 36時計致敬,天文台的名稱開始正式使用推測也是源自於此。
 

英式血統 寶璣大師也參與其中的淵源

 

ARNOLD & SON到底是個什麼樣的牌子呢?它的歷史,是這樣的。

 

父親本身就是一名鐘錶匠的John Arnold,出生在1736年的英格蘭,他很早就耳濡目染對鐘錶產生了興趣,後來成為鐘錶學徒的他,19歲時離開家鄉隻身到荷蘭。返鄉已經可以說得一口流利德語的John Arnold,因此很受到母語為德語的喬治三世器重(為什麼英國國王的母語是德語呢?歷史題,有興趣請看這裡),1764年在國王面前展示一枚戒指大小的問錶裝置,從此打響John Arnold的名號,這是品牌正式製作鐘錶的起源。

 
ARNOLD & Son - 高級錶的質感是這樣養成的!ARNOLD & SON重返台灣市場的一役寶璣大師在1801年發明陀飛輪,正式問世後的第一個裝置,就是搭在John Arnold製作的No. 11機芯,夾板上的銘牌也鐫刻著1808年向John Arnold致意,並贈送給John Arnold兒子的字樣。如今被收藏在大英博物館的館藏中。

後來的John Arnold也致力於航海鐘的研究,在這個過程中除了研究出不少具突破性的技術之外,後來還發展出No. 36,因為具備高精準度通過格林威治檢測,之後John Arnold也開始將他製作的部分時計稱為天文台錶,No. 36成為鐘錶史上第一次正式出現天文台字樣的起源。成為備受推崇的製錶師之後,他也和後來被尊為製錶宗師的Abraham-Louis-Breguet成為好友,除了互相交換鐘錶知識,John Arnold也曾將兒子Roger Arnold,送到寶璣大師旗下當了兩年學徒。寶璣大師發明陀飛輪之後的第一個裝置,就是搭載在John Arnold製作的No. 11機芯,如今它被收藏在大英博物館的館藏中。

 
ARNOLD & Son - 高級錶的質感是這樣養成的!ARNOLD & SON重返台灣市場的一役John Arnold過去製作的N°8623天文台擒縱結構,具備雙追針及動力儲存指示。

後來ARNOLD & SON生產的天文台時計,伴隨許多航海家成功完成遠征,連拿破崙一世在1802年贈送給米蘭天文台的時計,都是ARNOLD & SON的天文鐘,由此可知品牌在那個時代的地位不容小覷。從初始至今250餘年過去了,如今的ARNOLD & SON,留下的不只是昔日榮光,製錶技術也不斷精進,沒有浮華、不實用的設計,每個細節都是堪稱做給上帝看的隱藏工藝。

 

整裝再出發 重新返回台灣市場

這次為了ARNOLD & SON在台灣的上市,品牌副總裁Francois Picci(以下簡稱Francois)也出席了記者會,「我會這麼形容ARNOLD & SON—詩意的機械美學!我們有70%的機芯是手上鍊,因為手上鍊能露出較大範圍的夾板,讓精細的打磨不被遮蔽。」仔細端詳ARNOLD & SON手錶的細節,真的會對於它們極為細膩的工藝感到佩服,每個切角、齒輪都認真地拋光打磨,錶圈和底蓋做了雙階式的設計,錶殼側邊的線條也有好幾道層次。

 
ARNOLD & Son - 高級錶的質感是這樣養成的!ARNOLD & SON重返台灣市場的一役ARNOLD & SON品牌副總裁Francois Picci,特地來台出席此次品牌正式重新上市的記者會。過去曾任職GIRARD-PERREGAUX芝柏表、以及ULYSSE NARDIN雅典錶,市場銷售經驗豐富。

更值得一提的是,連錶耳都是兩塊式的拼接,但是完全看不到接縫!Francois表示目前Royal系列的錶耳都是這樣的結構,這是為了維修的考量,增加日後重新打磨處理的便利性。理論上只要多一道工序,就會增加一點成本,但為了手錶可以長久配戴永保如新,ARNOLD & SON願意在這種一般人根本感覺不到的小地方下功夫,這樣的心思真的滿感人的。

 

近乎偏執的四大宗旨 做給上帝看的細節 

Francois說,現在的ARNOLD & SON大至上可分成四個特色來看,第一是對稱的設計,面盤和機芯都是盡量以對稱為主軸,加上每個細部零件都細膩拋光打磨,除了視覺的和諧感之外,看起來也很有層次。再者是由於ARNOLD & SON是先構思出面盤配置,再設計機芯,有時讓機芯的設計成為面盤的一部份,也是他們的巧思。最顯著的例子之一是Instrument系列的DSTB(Dial Side True Beat Seconds)跳秒腕錶,將機芯結構列於面盤之上,可以清楚看見它的作動。一秒一跳的設計,重現懷錶時代的跳秒結構,結構更複雜,不過更方便閱時,LANG & HEYNE的V、積家的True Second,都是類似的概念。

 
ARNOLD & Son - 高級錶的質感是這樣養成的!ARNOLD & SON重返台灣市場的一役DSTB跳秒腕錶,一秒一跳的設計重現懷錶時代的跳秒結構,面盤的設計能清楚看見結構的運作。而機芯夾板的打磨也十分細膩,連自動盤都鐫刻裝飾且鏤空呈現,力求可欣賞到最大範圍的機芯結構。

然後鏤空大部分的夾板,也是ARNOLD & SON的設計宗旨,為了讓夾板的打磨及雕刻更加凸顯。前面提過品牌大約有七成的機芯都是手上鍊,就算是自動上鍊,也會挖空自動盤、或是以微型自動盤取代,追求極致的無遮蔽設計,讓機芯之美可以大範圍呈現。最後是3D概念的立體設計,Francois提到他們不希望手錶看起來是平面的,所以做了下沉式橋板的設計,每個螺絲都做了拋光打磨,連齒輪也以鍛面紋處理,夾板的打磨工藝更是不在話下,視覺上的層次感因此更為加乘。

 
ARNOLD & Son - 高級錶的質感是這樣養成的!ARNOLD & SON重返台灣市場的一役ARNOLD & SON Royal系列的錶耳,都是這種兩片式的結構,方便日後拆解重新拋光打磨。經鍛面紋打磨處理的錶耳,兩片組合起來完全看不到接縫,在這種不說不會發現的細節上用心,是很令人佩服的巧思。
ARNOLD & Son - 高級錶的質感是這樣養成的!ARNOLD & SON重返台灣市場的一役ARNOLD & SON的錶殼設計很有層次,雙階式錶圈和底蓋,讓錶款的層次感更豐富,錶耳和錶側的倒角也都悉心拋光處理,交錯鍛面紋處理的霧面質地,質感就隱藏在這些做給上帝看的細節裡。

當最後聊到像ARNOLD & SON這樣歷史悠久的品牌,是否也會嘗試電商的可能性?Francois語帶保留的說,市場的變化實在變化太快,他不敢把話說死。不過目前ARNOLD & SON的年產量少於一千只,其實也無法應付市場的大量供需,加上他們鎖定的是收藏家等級的鐘錶愛好者,只透過螢幕無法像實際在店上看到手錶一樣,親身感受ARNOLD & SON的作工,所以目前還是傾向現行的實體通路銷售作法。「我們想要把機械結構的美感,用藝術品的形式呈現出來,實際看過我們的手錶,你就會知道它不一樣在哪裡。」Francois笑著做了這個總結,也給了我們一個,好好認識這個品牌的方向。

文章分享
TOP